阅读历史
换源:

197、谁斗过谁

作品:将军不容易|作者:侧耳听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06:06:46|下载:将军不容易TXT下载
  有一种人,在看不出喜怒似笑非笑时,就会让人内心极其忐忑不安,七上八下,不知该做些什么,才能让她不要这样。

  阮泱泱的确是这样的,她脸上有笑,可又真有点儿皮笑肉不笑的意思。

  她也没生气,就是那种,让人捉摸不透她在想啥的样子。

  商行里准备了午膳,都是阮泱泱爱吃的,做的清淡,可是品种极多。

  落座,拿过小棠倒好的水喝了一口,之后执起银箸,吃青菜。

  邺无渊就坐在她身边,看了她一眼,然后给她布菜。

  与她在一起这么久,也算是了解她的口味儿,夹到她面前的餐盘里,而且夹的也不多,正是适合她的量。

  也没看他,他给她布菜,她就吃,吃相斯文秀气,和往时没什么差别。

  她杯子里的水喝没了,邺无渊便动手,将她的杯子倒满。

  别的不说,这服务态度,可评五颗星。

  他的动作她不是没看见,相反都看到了,看的可清楚了呢。

  她知道他什么意思,无不是心里没底,心下惴惴的呗。

  这一餐饭下来,两个人都没说话,阮泱泱是坦然自若,另一个人就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了。

  怕是他在谁面前都没这样过,小心翼翼都是别人的,他哪用得着这般谨慎小心。

  吃完了,起身,单手拿着水杯,另一手反叉在腰后,一步步的挪到窗边。

  往外看,一边喝水,悠然自得。

  她真的和往时没什么差别,除了不说话之外,她那行动,表情,全然正常。

  看了就是如此,才叫人坐立难安。

  邺无渊坐在软榻上,视线追随着她,看着她站在窗边往外看也不回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小棠和小梨将餐盘等等收拾出去,就没有再进来。

  房间里的两个人也不说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当然了,尴尬只是表象,站在窗边的人可不尴尬,相反十分坦然。

  而坐在软榻上的人,则一直在看着她,想说些什么,可却觉得先说哪一句都不太合适。

  终于把杯子里的水喝完了,阮泱泱转身,走回桌边,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转过脸去,正好和邺无渊的眼睛对上了,这厮一直在看她,她去哪儿他视线就往哪儿挪。

  看他现在那样子,真有点儿可怜兮兮。

  面无表情吧,可那小眼神儿阮泱泱熟悉啊。他对别人又不会这样,只在她面前,就特别戳人。

  阮泱泱就觉着,他这样儿像狗,被抛弃的狗。

  “你还要继续待在这无聊的地方?午膳也用了,无事可做,我们回府吧。”她说道,一如既往吧,语气也不冷。

  可是,这在邺无渊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她这不应该叫冷淡了,说是杀人也不为过。

  杀的是谁呀?很明显就是他了。

  “我今日不曾跟踪你。拂羽的人在前些日子就发现了魏小墨在盛都,一直在找他呢。他也不知躲在了哪儿,十分难寻。正巧今日他出现了,拂羽与柯醉玥便两路汇聚跟上了他。城内人太多了,不宜动手。直至到了这条街,这里人少,他们才行动。我闻讯而来,一直追他至此,才发现这里是吕长山的商行,你平日出来时落脚的地方。”他解释,一口气说完。

  说完后站起身,走过来,就站在她面前,倒真有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就好似,他一定要在此时解决了问题,不能拖延,他也不容许有拖延。

  微微仰脸看他,阮泱泱还是那表情,说笑也不算笑,可也绝不冷漠,娇软又明艳。

  “听懂了么?”她也不回答,邺无渊真觉得,压不住了。

  “听懂了啊。你没有跟踪我,也十分相信我,一切皆是魏小墨那个小妖精搅和出来的。魏小墨……他嘚瑟招摇,今日被抓纯属活该,我看了一场戏也挺开心的。唯一叫我不开心的就是,你问我的问题目的性十分明确,或许是在心里就有了判断和答案,却偏偏还要来问我,有些叫我难堪的意思。不过呢,我是不会难堪的。就像,我之前从未有过那种不轨的想法,毕竟应付你一个人都特别累。既你今日又给我指了一条路,没准儿我就成全你了。”她说完,眼睛都跟着弯起来了。

  邺无渊彻底败给她了,一把抱住她,脸也埋在她颈侧,那么英挺一人,此时当真是有些‘弱小’。

  “我失言,往后再无这种废话,好吗?”抱着她摇晃,邺无渊真是没招儿了。无论说什么,她都能立即说出戳他心的话来。

  仰着脸,任他抱着,阮泱泱嘴角也跟着抽了抽,“往后再有人要给我做小,你还要应了不成?”还不说这种废话?鬼才信呢。

  小心眼儿,她还不知道他。

  魏小墨为啥在这种时候还出来招摇,一路的往这儿走,肯定是来找她的呗。

  但凡长了个脑袋的人都会想到这一茬儿,他会想到也不稀奇啊。

  只不过,这旁人乱想也就算了,人之常情,她也懒得管。

  他想到了那一茬儿,居然没有自己排除掉,反而还来问她,傻不傻?

  扣在她后背的手臂用力,勒的阮泱泱发出欲窒息的声音,“好啊,那你就看我会不会应!”迎接,五马分尸的应。

  咬牙切齿的,说他傻吧,还真傻。明知是假的,自己幻想一下,然后还生气。

  “我知道魏小墨在盛都,他在盛都就在盛都呗,又没做什么不得了的事儿。你们斗你们的,我可不想参与。我也只见过他一回,今儿估计他是来找我的,想必在这商行附近安排了人,知道我今儿来了。”正是心里这么想,魏小墨被抓了她还笑呢,毕竟早就觉着他迟早得翻车。今儿就翻车了,还正好被她看到了,开心呗。

  “我知道。再说,本就是男人之间的事,无需你参与。”微微歪头,轻啄她的耳朵,还在抱着她轻轻地摇晃。

  “这话听着顺耳,由此可证明,我大侄儿是个男人。别晃了,你姑姑刚刚吃饱,要晃吐了。”口头上占便宜,那抱着她的大侄儿还真开心了。能叫他大侄儿,可不就证明她不生气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