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三章 红巾起义

作品:九歌仙猿传|作者:夜路诗人|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4-04 16:46:08|下载:九歌仙猿传TXT下载
  最新网址:mianhuatang

  一切准备妥当,夏夕君在梵如音的安排下,很快离开了落神峰,然后,向湖对岸人家买了一匹快马,朝河北燕南之地直奔而去。

  一路上快马加鞭,尘沙扬起,急急赶了近十里路程,来到一处酒馆门前,只见,这酒馆修的简陋,但却古朴典雅,面积不大,门前摆了四张大的四方桌,右侧挂一锦旗,上面赫然写着一个酒字。

  此刻,正在店内忙碌的精明小二,看见夏夕君正翻身下马,一脸微笑,赶忙呵呵笑着迎了上去,问道:“客官,小店好酒好肉多的是,想吃点什么啊?”

  夏夕君闻言,想了想,随口好奇接道:“哦,都有啥好酒好肉啊?”

  小二道:“酒有三六九种,肉有家养野擒,凡是客观你想要的,小店都能提供满足。”

  夏夕君道:“既如此,那就把你们店里认为最好的端上来吧!”

  小二闻言,心知遇上了个钱主儿,一声吆喝道:“得了,客观稍等。”

  就在店小二进去不久,坐在夏夕君后面的一桌人叽叽呱呱开始闲聊起来:“三哥,你说一会儿他们会经过这里吗?”

  夏夕君闻言,往左侧瞟了一眼,只见三个魁梧大汉,正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其中一浓眉大眼的中年汉子,对着身旁一长相还算端正的中年汉子问道,这中年汉子闻言,不快不慢的接道:“老四,不管他们经不经过这里,我陈友谅就在这里等着,只要他们敢从这里经过,定让他们都有来无回。”

  “三哥,四哥,就我们三个人,会不会有点势单力薄?”前面两个汉子语音刚落,顿时另外一人,有些担忧问道。

  “唉,老五,如今我们正身处乱世,本就无法平安的生活,你若如此胆小,将来怎能够成就一番事业?”

  被称呼为陈友谅的汉子,一声轻叹,接道:“你要学学我和你四哥,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矣,有啥好怕的?”

  “是啊,友贵,三哥说的对,我们要想彻底摆脱元人的统治,从小渔村闯出一番事业来,就必须不能怕,就必须学学那韩山童、刘福通、徐寿辉等人领导红巾起义。”刚开始说话的那浓眉大眼的汉子有些激动道。

  “嗯,友仁说的不错。”

  陈友谅闻言,将碗中好酒一饮而尽道:“他们在黄河边领导的红巾起义,现如今是天下知晓,我若所料不差,要不了多少时日,天下英雄就会纷纷相随,有的甚至会揭竿起义,抵抗元朝派出的大军镇压,到那时,元人在中原其它地方的力量就会随之减弱,我们兄弟三人的机会就来了。”

  “三哥,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主意了?”陈友仁闻言,不由皱眉问道。

  “嗯,四弟,五弟,你们附耳过来,我跟你们讲讲。”陈友谅闻言,微微笑了笑,神秘兮兮的道。

  此时,小二已把他们酒馆内最好的酒和肉端了上来,夏夕君见状,便不再听他们讲话,拿起身前酒坛往碗里倒了少许尝了尝,只觉碗中那酒入口之后,有些火辣异常,但却甘甜醇厚,回味悠远。

  “小兄弟,我们兄弟三个,可否向你讨杯好酒喝喝?”

  就在夏夕君学他们一饮而尽,准备倒第二碗时,邻桌的三人突然都来到了他的桌前,为首的正是他们的三哥陈友谅。

  “哦哦,可以,请坐。”

  夏夕君闻言,笑了笑,心中一边警惕,一边礼貌问道:“三位大哥,不知怎么称呼?”

  陈友谅三人各行一方坐下后,才一抱拳回道:“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陈,名友谅,这两位是我兄弟陈友仁和陈友贵,小兄弟,你呢?”

  夏夕君见对方挺有礼貌,也挺客气的,于是也回以一礼道:“在下,姓夏,名夕君。”

  “哦哦,原来是夏兄弟啊,你好,你好,咱们兄弟三个,刚刚正聊着一些江湖事,不想被你这酒香勾住了魂魄,冒昧打扰,真是抱歉抱歉啊!”陈友谅闻言回道。

  “陈大哥,客气了。”

  夏夕君闻言,好奇道:“不知,陈大哥你说的酒香是怎么回事儿?”

  “哈哈,所谓酒香,自然是好酒散发出来的香气啦!”

  陈友谅回道:“就如夏兄弟,你身前的这坛好酒,它不止香气扑鼻,存放的年份,也应该甚久了,故它的口感可不是一般酒能够相比的,我们兄弟三人,除了爱好武艺,便是这好酒了。”

  “嗯嗯,三哥所说,正是我等想说的,夏兄弟,可否借花献佛敬你一杯交个朋友?”陈友谅语音一落,陈友仁顿时接口说道。

  “哈哈,没问题。”

  夏夕君笑道:“在下虽不懂酒,但交个朋友还是没问题的,来,我也敬你们三位一杯。”

  说完,便端起酒坛,起身向陈友谅三人斟酒,待的几人碗中酒满,众人一碰,一干而尽,甚是痛快。

  正当四人喝的高兴时,突然,七八个士兵打扮的元人,骑着快马自酒馆旁疾驰而过。

  陈友谅双目中精光一闪,端着的酒杯抖了抖,最后,一仰头一口饮尽,对着陈友仁和陈友贵道:“四弟,五弟,我们等的人终于出现了,走,跟上他们。”

  同时,对着夏夕君道:“夏兄弟,我等还有要事在身,就此谢过了,来日若有机会,咱们在开怀畅饮。”

  陈友仁闻言,也道:“夏兄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陈友贵也道:“谢谢了,夏兄弟。”

  “嗯嗯,不客气,三位大哥既然有事,就先去办吧!”

  夏夕君闻言,接道:“咱们……后会有期。”

  夏夕君语音一落,陈友谅便带着二人急急赶去,待的三人身影消失,夏夕君这才坐在位子上继续吃喝起来,待的吃好喝好付完账,才继续向河北燕南之地赶去。

  可此时的他酒意未醒,一路上不禁醉意朦胧,有些神志不清,慢慢悠悠前行了大约四五里路后,他不禁觉得头有一些微痛,便来到一颗大树底下,迷迷糊糊把马栓在树干上后,就地躺在这树旁边的草丛内休息,突然,一阵激烈的打斗声响缓缓传来。

  “你们这些元人鞑子,今日我陈友谅在此发誓,我三人若侥幸不死,来日定带兵杀上元都,灭了你们大元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