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9章 眯眯眼最可怕了!

作品:农家肥妻有点田|作者:凛冬已至|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4-03 10:22:19|下载:农家肥妻有点田TXT下载
  最新网址:mianhuatang

  宋赟猛地想到宋时初说过的话,眯眯眼什么的最可怕了,伸手赶紧抓住顾景垣的袖子:“你最近经常偷看我娘,肯定是有大人那种不成熟的想法了,就不想趁机多了解一下我娘吗?”

  “……”顾景垣牵着宋赟的手跟在了宋时初后头。

  二进院子里只剩下一个兔子看门。

  宋时初刚走出大门拐个弯就碰见牛氏,牛氏牵着小牛往手里拿着荷叶遮挡雨水,瞧见宋时初牛氏立马停了下来:“宋三丫,下雨天的你去干啥,对了老宋家的周茹今儿带着女婿回家了,你避着的点,咱们平头老百姓的,招惹不起。”

  “周茹,女婿?”怪不得程氏胆肥的去找宋瑞祥的麻烦,这是有人给他们勇气了。

  牛氏瞥了一眼跟在宋时初身后的顾景垣,拿着手臂戳了戳宋时初:“怪不得最近村里穿的沸沸扬扬的,原来你还真的给儿子找了个后爹。”

  “……”后爹?宋时初回头看应顾景垣。

  穿着鞋底不一样厚的鞋子,脸上冒出胡茬,染成蜡黄色,还点了几个麻子,挡住那张风华绝代的脸,跟她这个黑胖子看起来似乎还真的挺般配的。

  宋时初也懒得解释,爱误会就误会吧!

  谁让现在顾景垣还被通缉着,被误会成夫婿能够少好多麻烦。

  宋时初点点头:“嗯,宋赟喜欢他,是个能过日子的人,还认识字,挺好的。”

  牛氏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笑嘻嘻的离开这边。不一会儿,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宋赟有了一个后爹。

  送走牛氏,宋时初径直往老宋家走去,老宋家的大门敞开着,从里面漫出一阵阵的香味,宋家在炖鸡煮肉,看来还真的把那个小首领当成金龟婿了。

  堂屋里坐着三个人,小首领周安还有宋德田。

  小首领姓方,叫方圆,今儿来靠山村也是有原因的,不然周茹一个小妾,也不值得他跑上这么一趟。

  他在县城巡逻的时候,路过宋时初开的铺面,看见冯夫人跟宋时初似乎有些不对付,这不机会来了,往冯夫人身前混了一下,得了个差事,冯夫人让他想办法为难宋时初。

  这才冒着雨来到了村子里。

  温了一壶酒灌入肚子里,拿着鸡腿啃起来,把肉啃干净,瞧一眼按了假牙的周安问道:“大舅子跟会做蛋糕的宋娘子关系不好?”

  “蛋糕?!”听见这两个字,周安瞬间就明白方圆来这边的原因,看向程氏,两人面面相觑。

  “确实不大好,那个肥婆从小就看不惯我娘,后娘难……”周安正打算往宋时初身上泼点脏水,就被方圆阻止了:“这些不重要,话说,那婆娘拿了你们家家传的蛋糕方子,你们怎么就不找补一下。”

  “什么家传的,我们家没这个……”站在给人添水夹菜的程氏刚开口就被宋德田瞪了一下,程氏缓缓闭上嘴巴。

  “小方你说对,那是我宋家的方子,死丫头当年净身出户的时候把我家的方子也给偷走了,你放心就是,这件事会办妥的。”宋德田说完,方圆笑了起来。

  也不在意宋德田对他的称呼。

  小方就小方了,并不是很重要,如果事情能够办妥,他就算搭上冯夫人的路子:”这些还得依靠岳父,来敬您一杯。”

  宋时初刚走到院里,就听见屋子里的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快滚,肥婆别在我家碍眼。”宋斌蹲在院子里玩泥巴,看见宋时初的一瞬间,眼里露出跟程氏如出一辙的厌恶,开口瞬间,将屋子里传来的笑声打断。

  宋时初一般时候不会跟小孩一般见识,但是不一般的时候,就是另一回事了,伸腿把宋斌踢到泥窝里。

  宋斌当场哭了起来。疼爱小儿子的程氏跟宋德田听见小孩儿的哭声,立马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看见宋时初,宋德田眼神变化一下,如何对待宋时初,斟酌起来。

  程氏个没脑子的不像宋德田这么有算计,家里有一个官差在,给了程氏无限勇气。

  从墙角摸了一根棍子对着宋赟揍了过去,程氏知道自己在宋时初手里占不到便宜,但是宋赟就不一样了,一个小孩子还不是任她打骂。

  至于宋赟旁边的顾景垣,程氏更是没有在意,靠山村这么小,程氏自然是见过顾景垣的,一个长得又瘦又丑的瘸子,走路都走不稳,有什么好在意了。

  看见棍子扫来,顾景垣快速躲开,看见宋时初要插手帮忙,顾景垣拉住宋时初的手。

  他在山上教导宋赟近乎一个月。

  如果连一个村妇都解决不了,那训练就得加倍了。

  宋赟怔了一下,发现宋时初跟顾景垣一起看热闹,心里无限委屈,果然有了后爹就有后娘。

  抽抽鼻子,伸手抓住比手臂粗了很多的棍子,用了巧劲,四两拨千斤,把程氏摔了个屁墩。

  宋赟赶紧往宋时初身后走去,拉住宋时初的手,开始单方面的跟顾景垣冷战,虽然说他的年纪并不大,但是他记仇啊!

  程氏从地上爬起来,一双老鼠眼落在宋赟身上,对面的宋赟对着程氏做了个鬼脸,程氏愤懑起来,成年人打不过就算了,现在一个孩子都能欺负她了,这日子到底怎么回事?

  老天爷简直就是不开眼啊!

  刚想继续偷袭,就被宋德田给阻止了。

  对上宋德田阴冷的目光,程氏哆嗦一下。

  这些年下来,除了六年前的那件事,她还没有被宋德田这么看过,都快忘了,宋德田可不是什么老实人,如果真的惹恼了宋德田指不定要吃多大亏。

  瞪了一眼宋时初,程氏往屋子里走去。

  宋德田走到宋时初跟前,说道:“进屋坐会吧,正好有些事儿要给你说。”

  “不用了,我可没有那么空闲,今儿来这里目的也很简单,冤有头债有主,看不惯我直接找我,明的暗的,咱们都能按着规矩来,但是涉及了别人就不好了,宋瑞祥脸上的伤痕谁抓的?”

  “……”厨房里的程氏听见外面宋时初的话,眼皮子不受控制的眨了起来。

  看一眼站在厨房偷吃鸡蛋的周茹,怒火充满胸腔:“吃吃吃,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能干啥,你男人不是跟着来了,好歹也是一个官爷,杵在那里就跟木头人一眼,怂货!”

  周茹慢条斯理的将手里的蛋壳扔在地上。

  看一眼程氏,眼里的畏惧消退,冷笑一声:“娘您若是对我男人不满意,就去找个能让你满意的女婿去,我不介意再嫁一次,关键是您能够找到那样的人吗?”周茹说完,从灶上的锅里挑了一根鸡爪子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