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32章 你才生女儿呢!

作品:嫁入豪门后我养崽盘大佬|作者:桐芜|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06:33:07|下载:嫁入豪门后我养崽盘大佬TXT下载
  她准备回去,出了洗手间却是被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拦住。

  “沈小姐,我家大少请你一起喝茶。”

  沈白露皱眉看着他:“你家大少是谁?”

  海阳回答:“梁清池。”

  沈白露犹豫了一下问:“他在哪?”

  “请随我来。”

  海阳带着她去了梁清池所在的包厢。

  里面除了梁清池以外,没有其他人。

  梁清池坐在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手里端起一杯酒,阴柔精致脸庞上神色阴郁。

  他看向沈白露,微微勾唇:“沈小姐,请坐。”

  沈白露走过去坐下。

  海阳退到梁清池的身后站着。

  梁清池拿起酒瓶,给沈白露出倒了一杯。

  沈白露看了一眼他推到自己面前的酒,又掀眼看向他:“不是说喝茶吗?”

  梁清池扫了一眼她微红的眼睛,似笑非笑道:“喝茶多没意思,你现在需要的应该是酒才对。”

  沈白露一向骄傲,见他看出来自己刚遭遇了什么,一脸的难堪。

  她端起酒杯的同时,直接问他:“找我什么事?”

  梁清池轻晃着杯子里的酒:“要不是容奕,你也不会和屈文豪联姻,更不会遭受这样屈辱。”

  沈白露拧眉:“你想说什么?”

  梁清池道:“难道你就不恨容奕吗?”

  对容奕,她虽爱他,但也恨他。

  是他将她置于今天这种境地。

  她看着梁清池道:“你是想找我合作,来对付容奕?”

  梁清池毫不吝啬的夸赞她:“沈小姐聪明。”

  “若你都拿他没办法,我哪有那个本事?”

  “谁说我拿他没办法?”梁清池眯了眯眼。

  “既然这样,那你还找我做什么?”沈白露精着呢,才不会被他随意的两句话蛊惑。

  “虽然你恨容奕,但你还爱他,我说的对吗?”他已将沈白露和容奕的那些事调查的清清楚楚。

  沈白露精心描绘的细眉皱了起来。

  梁清池看着她,抛出诱人的条件:“你想要容奕,我想要萧郁暖,咱们可以各取所需。”

  沈白露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站了起来:“梁少,这酒不错,谢了。”

  说完,她朝包厢门口走去。

  海阳要上前拦她,梁清池抬手阻止。

  待她一走,海阳道:“梁少,她怎么就没答应?”

  梁清池高深莫测的道:“她嘴上答不答应无所谓,只要她知道,有我这个后盾就行。”

  海阳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梁清池眯眼,眸底诡谲暗涌:“她接下来肯定有别的动作。”

  出了包厢的沈白露,想着梁清池刚才的那番话,想到了那天在宴会上,无意间听到汪总刚娶的太太在说萧郁暖的坏话,两人好像有过节。

  萧郁暖重回容奕身边的事她前两天听说了,梁清清想借她的手来报复容奕,那她也可以借别人的手,这样就算东窗事发,她也可以撇清关系。

  她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她的助理:“成益汪总新娶的太太叫什么名字?”

  助理回答:“好像叫彭妙。”

  她吩咐:“查一下她和萧郁暖有什么过节。”

  助理答:“好的。”

  —

  —

  容奕要上班,不能时时刻刻陪着萧郁暖,怕梁清池不死心,就让萧郁暖在家好好待着,专心养胎。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她清瘦的小身板终于被容奕养的有点肉了,气色也一天比一天好。

  萧父萧母知道她和容奕和好了都很高兴,萧母还隔三岔五的来花都艺墅看她。

  郑满琼虽然没来过,但让人送来了许多营养品,还有孕妇用的护肤品。

  眼见马上就要放年假了,容奕一天比一天忙,有时会加班到很晚。

  每次他回来,萧郁暖都已经睡着了。

  放假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他终于不忙了,陪着萧郁暖回萧家去看萧老太太。

  萧老太太还和以前一样,痴痴呆呆的,看着萧郁暖喊萧母的名字,看着萧母喊萧郁暖的名字。

  连续半个月他都没有好好陪过萧郁暖,吃过午饭后,他带着萧郁暖离开了萧家,打算陪她去逛逛。

  在商场里逛了一圈,萧郁暖去上厕所,容奕在洗手间外等着。

  她刚进洗手间,就见彭妙从隔间里出来。

  彭妙已经好几个月了,即便是穿着冬装也遮不住她大大的肚子。

  她注意到萧郁暖穿的是平底鞋,再次确定萧郁暖是怀孕了。

  两人谁都没有搭理谁,萧郁暖拉开一个隔间的门走了进去。

  彭妙盯着她进去的隔间看了数秒,走到洗手池前,将台面上放的洗手液拧开,往里面灌了一些水,使劲摇了摇,将其倒在萧郁暖隔间外的地面上。

  洗手间里没有监控,不会有人知道这一些是她做的。

  虽然萧郁暖刚才看见了她,可只要她一口咬定不是她做的,他们没有证据,就会拿她没办法。

  把洗手液的空瓶放在洗手台上,她没有立刻就走,而是想亲眼看到萧郁暖如何摔倒,摔没孩子的。

  萧郁暖上完厕所,冲水打开洗手间的门,看到彭妙抱着胳膊靠在洗手池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她微微蹙眉。

  彭妙的不怀好意都写在脸上了,她得小心点。

  她走了出去,走到洗手池前,拧开了水龙头。

  正得意洋洋的彭妙,看到她没有摔倒,脸色瞬间就变了,之后看向萧郁暖的鞋子。

  萧郁暖从镜子里扫了她一眼:“又要耍什么花样?”

  彭妙道:“我就是好奇,你怀的是容奕的孩子,还是梁清池的?”

  她关掉水龙头,甩了甩手上的水渍:“自然是我老公的。”

  彭妙意味深长的道:“那可不一定,保不齐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

  萧郁暖白净的脸蛋上不带任何情绪:“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彭妙的微恼,想到孕妇不能动气,只能硬生生压着:“其实我挺佩服你的,离开容奕这么快就到了下家,而且家世也是好得没话说,你的本事倒是不小。”

  最后一句话充满了讽刺。

  她还不知道萧郁暖已经容奕已经和好的事,所以见缝插针的挖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