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四十五章 提醒

作品:诸天福运|作者:我叫排云掌|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29 06:23:45|下载:诸天福运TXT下载
  志得意满!

  意气飞扬!

  这就是链二此时的心态,出现在宾客跟前的时候,满脸红光好不得意。

  他,也有这样得意的资格。

  眼下,才刚刚三十出头,就成为了正三品的大员,指不定以后还有进入内阁的可能。

  就是熬资历,也能熬成正二品高官!

  当然,前提是他不会在中途倒下。

  只是,到了三品这个高级官员的层级,抵抗风险能力大增。

  当今就是想要针对,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

  虽说眼下链二比之老牌三品大员差远了,起码手下没有得用的心腹,进入官场时间太短,还来不及建立一方山头,抵抗风险的能力并不是那么强悍。

  可三品大员就是三品大员,除非犯下大错,不然当今想要拿下,也得考虑其余大员的感受。

  很显然,链二已经察觉到了自身不足。

  就贾琮所知,跟着他混得最先那两位族学秀才,此时都已经混成了正八品的官身。

  这次前往金陵任职,这两位虽然没有跟着一起去,却都被下放到了顺天府下面的州县,一个提了半级成为通州从七品的判官,一个则在良乡担任县丞。

  正好,贾琮的田庄也在良乡,环三和一干亲近同伴,能够时常支援。

  只是时间太短,手下得用的官员没几个,只能慢慢培养了。

  虽然觉得当今不会那么好心,可贾琮也没有出口败兴的想法,和手下小弟一起吆喝着祝贺链二升迁。

  参加酒宴的就是一些同辈,或者小辈,大老爷那一代的亲戚都没有出面,使得酒席场面更加热闹。

  薛蟠和史家两个小侯爷撒了欢,到处和人拼酒,不时传来吆喝呐喊的助兴声浪。

  链二也没摆什么架子,一桌桌敬酒好不豪爽。

  到了贾琮这一桌,先敬了酒这才笑吟吟说道:“三弟,等会别急着走啊,我还有事情跟你说呢!”

  “急不急?”

  贾琮问道:“若是不急的话,改天也成啊!”

  “别别别,还是今天说的好!”

  链二急忙摆手,笑道:“放心,是好事!”

  可特么,我不觉得会是什么好事啊!

  这场地庆祝酒席,一直从中午吃到晚上才结束。

  今天还只是链二的朋友,明天还得邀请长辈和族中老者,后天还有……

  总之,但凡有什么好事,府里一旦摆宴起码都是三天起步。

  贾琮也不知道这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他此时已经被请到链二所居院子的正堂。

  难得的,平儿带着大姐儿在一旁玩耍作陪。

  大姐儿也有六七岁了,长得小巧精致是个美人胚子。

  “大姐儿,叫三叔……”

  贾琮笑眯眯蹲下,凑到玩耍的大姐儿跟前,不停跟小姑娘逗趣,看的平儿都傻了眼。

  很显然,大姐儿对他这个不经常露面的三叔,有些畏惧和害怕,根本就不理会贾琮的逗趣,一个劲往平儿身后钻。

  然后伸出小脑袋,一双漂亮大眼睛眨啊眨的,定定看着贾琮也不说话。

  已经年过十五的贾琮,身高已经快要逼近一米九。

  幸好不是鲁智深那般膀大腰圆型,而是浪里白条张顺的精瘦形态,不然往那一站还真有点土匪强盗的架势,吓哭小朋友不在话下。

  说起大姐儿也是命苦,明明父母双全却是不受重视,不管是链二还是王熙凤,都有重男轻女的想法。

  幸好奶娘还算细心,长大一些有平儿照顾,不然真就跟个孤儿差不多了。

  贾琮不抖威风的时候,还是很有亲和力的。

  他又没这时代大家族子弟的矫情,又能拉得下脸哄小孩,很快就和大姐儿玩到一块。

  “哟,三弟既然这么喜欢跟孩子玩,还不早点找个门当户对的小姐成亲生一个!”

  就在一大一小玩的开心之时,王熙凤忙完了庆祝酒席的收尾,带着几个手脚利索的丫鬟进门,忍不住娇笑道。

  “我年纪还小,不急!”

  贾琮起身,将大姐儿抱在怀里,笑道:“反正你们夫妇也没功夫照顾孩子,还不如叫大姐儿到我那住一段时间!”

  大姐儿有些畏惧王熙凤,明明一脸渴望却不敢支声。

  “怕是不成!”

  王熙凤到也没觉得不妥,笑道:“你链二哥不久就要出京上任,我和大姐儿都得跟着一起去!”

  贾琮只是轻笑也不说话,他最近也打算离京的说。

  眼见大姐儿有些困乏,他将小人儿递给平儿安置,这才悠然笑道:“还真说不准!”

  扫了贾琮一眼,王熙凤突然笑道:“三弟最近闹出好大动静,把个佛门得罪得不轻,这是想要出城避风头了么?”

  “没那么夸张!”

  摆了摆手,贾琮嘿嘿笑道:“二嫂子莫要胡说,当今都没说什么,佛门哪敢有什么意见?”

  “你啊,这次行事过于鲁莽了!”

  眼珠子转了转,王熙凤提醒道:“我可是听一些太太说,京城的佛门高层对三弟可是相当不满!”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贾琮收敛笑意,悠然道:“我还真不怕他们找麻烦,就担心他们对我身边的人下手!”

  说着,若有所指扫了王熙凤一眼。

  心头猛然一凛,王熙凤被贾琮毫不掩饰的扫视弄得有些心虚,尴尬笑道:“怎么可能呢?”

  “那些和尚尼姑们的消息灵通得很,与京城权贵关系密切,甚至可能插手了放印子钱,以及包揽诉讼的许多灰色产业!”

  贾琮直接道:“二嫂子可能在外头有些生意,估计很难瞒得过他们的眼睛!”

  “三弟怎么知道?”

  王熙凤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没好气道:“三弟这是在提醒嫂子,还是在威胁嫂子?”

  “当然在提醒你!”

  这时候,链二满身酒气大步流星进门,嘿嘿冷笑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馒头庵的密室就是三弟亲自出马查出来的,你那点破事怎么可能瞒的了三弟?”

  啧,有你这么说话的么,这不是在激化矛盾吗?

  果然……

  王熙凤一双丹凤眼顿时怒气翻涌,猛然看向贾琮就要爆发。

  “别别别,事情都没搞清楚,不要急着发火!”

  白了尴尬的链二一眼,贾琮只得将事情原委道出,最后一摊手笑眯眯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如此,赵姨娘那边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不可能视而不见!”

  王熙凤哑然,她还真不好怪责贾琮。

  虽说看不上赵姨娘,却也不代表就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身陷火坑,事情一旦暴露倒霉的可是荣府一干女子。

  再说了,这事也有帮着链二打破尴尬局面的因素,真心不能说做错了。

  只是……

  “放印子钱,包揽诉讼怎么了,暗地里做这事的夫人们可不在少数!”

  她也只能嘴硬两句,给自己一条台阶下。

  见链二脸上怒色一闪有发飙迹象,贾琮抢先开口道:“二嫂子说的是,放印子钱以及包揽诉讼对于咱们这样的家庭确实算不得什么,只是二嫂子也不能赤膊上阵啊,就不能私下里参股由街面上的狠人出面么?”

  不等王熙凤解释,他又继续道:“还有啊,就算放印子钱,也的是有一定家产的平民以及小商人吧,那些家徒四壁有上顿没下顿的穷人,以及那些靠天吃饭的村民,又能榨几个油水?”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干脆也把心中想法说清楚,真的觉得王熙凤对捞银子有误解。

  “还有包揽诉讼,可以的话不要涉及到官宦人家,最好选择有钱的商人,就算得罪了以后也不用担心报复!”

  “三弟也太小心了吧,以金陵四大家族的声势,还怕哪个报复?”

  王熙凤个性好强,虽然觉得贾琮所言有理,却是很不服气反驳道:“我也不怕什么阴司报应!”

  “倒不是什么阴司报应,没遇到之前谁也是半信半疑!”

  贾琮淡然道:“我的意思是,二嫂子能保证以后永远都不出问题高高在上?”

  摆了摆手,没有让王熙凤解释,嘿嘿笑道:“这次链二哥就差点翻船,被当今盯上而且还满是不善,若非我快速推出那本小说转移视线的话,估计这时候二嫂子已经成了平民了!”

  王熙凤顿时惊呆了,满脸不可思议看向链二,又看了看神态自然的贾琮,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

  “哼,三弟说的都是真的!”

  链二此时已经恢复平静,没好气道:“前段时间爷的压力有多大,可能你不清楚,顶着当今的压力做事,岂是那么简单的?”

  至于放印子钱和包揽诉讼,官位品级到了他这等程度,正如贾琮所言那般没必要太过在意。

  只要不是闹得天怒人怨真心没什么,三品大员若是倒台,真实理由绝对不会是这些,更别说皇室可是天下放印子钱,赚的最多也最肥的存在。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链二哥想和我说什么好事?”

  见气氛有些尴尬,贾琮急忙转移话题。

  “我打算带三弟参加最近的顶级勋贵聚会,是不是好事?”

  说起这个,链二顿时意气飞扬好不得意,看向贾琮的目光都是歪斜的,很有那么点子得志小人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