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零四章 天才都这么为所欲为吗? (更新完毕)

作品:我为国家修文物|作者:十三闲客|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17:08:55|下载:我为国家修文物TXT下载
  “向专家这次过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几人在沙发上坐下后,何千秋又赶紧重新换了茶叶泡了一壶茶。此刻他还是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时候,那位身穿麻布短袖的老头笑呵呵地开口了,

  “向专家要是不忙的话,还希望你能到我们博物馆里来做一做客,我们博物馆里的那些小伙子们,对你可是相当敬仰啊,要不是时间不允许,他们早就想到魔都上门拜访了!”

  “我这次过来,是有点私事要办,等忙完了就要回魔都了。”

  向南有些歉意。

  这老头,之前马玉川已经给他介绍过了,是姑苏博物馆的考古专家,名叫苏江涛,在业界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

  在文博界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考古专家一般情况下都很忌讳收藏文物,倒不是因为这些文物大部分来自于古墓葬,更关键的因素,还是人言可畏。

  以前国内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明明是考古专家自己花钱淘来的文物,硬是被人捕风捉影,说是从考古现场偷偷夹带出来的。

  到最后,这位考古专家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将收藏的文物处理掉了事。

  从那以后,国内的考古专家都对收藏文物讳莫如深,渐渐地就行成了这么一条行业“禁忌”。

  而文物修复师就不用担心这一点了,因为他们几乎不进去考古现场,就算去,也会有考古人员陪同着,待的时间也不长,别人想捕风捉影都没有机会。

  比如江易鸿,他就收藏了不少古陶瓷器,不过大多价值不高,真有价值高的,也几乎捐给各大博物馆了。

  就是一个爱好。

  苏江涛虽然因为职业问题,不搞收藏,但他本人对文物还是很精通的,这次过来,也是受了“寻宝斋”老板何千秋的邀请,来鉴定一下那件奇怪的青铜器。

  只不过,他还没有看到那件青铜器,向南和马玉川就来了。

  顿了顿,向南又说道,“如果抽得出时间来,到时候我一定上门拜访苏老师。”

  “诶!什么苏老师不苏老师的,我可当不起你这么称呼。”

  嘴里这么说,但苏江涛的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

  真应该让那些博物馆里整天diss我的那些老头子来听听,向南都喊我老师了,你们还敢对我吹鼻子瞪眼?

  可惜啊,刚刚就应该拿手机录一下音。

  心里这么想着,苏江涛嘴上还是很谦虚的,

  “你也别喊我老师了,我托个大,叫你一声向南,你就叫我老苏吧,听着没那么生份。”

  “行了行了,老苏,你别唠叨个没完了,向南今天刚到,下午又马不停蹄地跑到柳河川那里学习缂丝织造技艺,早就累了。”

  见苏江涛说起来没个头,马玉川也不耐烦了,他摆了摆手,又对何千秋说道,

  “老何,别浪费时间了,赶紧把那件青铜器拿出来给向南掌掌眼,一会儿还要早点回去休息呢。”

  他说得轻松,可苏江涛和何千秋早就瞪大眼珠子看着向南了。

  他不是文物修复师吗?怎么又跑去跟柳河川学习缂丝织造技艺了?

  天才都是这么为所欲为的吗?

  还让不让普通人好好活了?

  还是苏江涛反应快,他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向南这是打算学习纺织品文物修复技术!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咱们姑苏城也是人杰地灵之地,怎么就没出个像他这么天才的人呢?”

  暗自摇了摇头,他也没多说什么,再说人家说不定就要烦了。

  苏江涛朝何千秋使了个眼色,何千秋多精明的人,一下子看懂了,也没说什么,跟众人告了个罪,起身到店面后边去取那件古怪的青铜器去了。

  实际上这会儿他也安心了,看向南进来后的表现,他好像不是那种得志就猖狂的年轻人,人家根本就没把之前的事放在心上。

  在心安的同时,何千秋又隐隐有些失落,自己跟人家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就好像大象不会在意蚂蚁的冒犯一样。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人家在意了,你会认为他小心眼;人家不在意了,你又会觉得人家看不起你。

  当然,这些事向南并不清楚,他也没觉得别人没认出自己是一种冒犯——自己又不是明星,别人不认识自己多正常的事。

  真要是出个门就被人围观,这样的日子才是痛苦不堪呢,连安静地修复文物都做不到,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向南和苏江涛等人聊了一会儿闲话,没过多久,何千秋就捧着一个古董盒子出来了。

  他把古董盒子放在案几上,然后将盖子打开,盒子里面的那件古怪的青铜器就显露了出来。

  何千秋笑着说道:“向专家、苏老哥,这件青铜器就在这儿了,你们给掌掌眼?”

  说着,他就后退了几步,站在一旁不再吭声。

  “咦,这件青铜器果然很奇怪啊!”

  向南还没有动作,苏江涛就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将那件青铜器从盒子里面取了出来,然后拿出放大镜仔细地察看了两三遍,这才缓缓地说道,

  “从这件青铜器器身上的锈蚀和纹饰来看,这是一件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不过,这种器型的青铜器十分少见,当然了,也可能是我见识不够的缘故。”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看何千秋,开玩笑似的说道,“老何啊,这件青铜器是你店里的,你怎么可能会在不知道是什么器物的情况下将它收下来?你是不是故意想看我们的笑话啊?”

  “哎哟,苏老哥这话说的,我怎么敢啊?”

  何千秋一脸苦笑,连忙解释道,“这件青铜器是我一个老朋友祖上传下来的,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他家最近出了点事,急需要一笔钱救急,我说借钱给他他又不肯要,倒是将这件青铜器放到我这儿寄售来了。要不然的话,估计他还不一定舍得卖呢。”

  “哦?还有这事?”

  何千秋愣了一下,问道,“那他说没说,这件青铜器打算卖多少钱?”

  “他没说具体的价格。”

  何千秋看了向南等人一眼,笑着说道,

  “他说,他也不知道这件青铜器值多少钱,谁看上眼了,愿意给多少给多少。出售祖传的老物件已经很不孝了,更没想过靠卖这个发大财,只希望卖家能好好保存这件青铜器。”

  “好,好一个性情中人!”

  马玉川一拍大腿,把大家都给吓了一跳,只听他哈哈一笑,继续说道,

  “这件青铜器不管是干什么的,都归我了,老何你放心,我保证不让你朋友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