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六五章 坏蛋

作品:穿越女配重生纪实|作者:颖狐玉禾|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4-05 20:03:58|下载:穿越女配重生纪实TXT下载
  她要怎么办……

  林央和大佬的情况完全不同,大佬是暗灵根,因为他从小到大灵气都是玄色,是被人误会的。

  可是林央呢,从刚才的探查中得知他是水土金三系灵根,蓝黄白三种颜色交相辉映绝对不会弄错。却在三种颜色中荡起一丝丝的黑色,除了魔气没有第二种可能!

  魔的危害有多大已经不需要人教她,一旦它们成熟带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破坏,林央还只是有那么一丝丝魔气精神状态就已经这样,若是完全变成了魔,玄清宗面临的将是满宗覆灭鸡犬不留。

  所以,如果趁他还没完全转化成魔一举杀之是最好的止损之法。反正刚才那个师兄不是已经去上报林央的死讯了嘛,死人应对死尸,很合理啊。

  她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眼神都冷成冰了,仿佛下一秒就会挥出手中的青莲,干脆利落抹过那根脆弱的脖子似的,在这种状态下死去,他也不会感受到多少痛苦吧。

  蓝音音不是个蠢到底的,她就站在花灵媞身边,虽然膈应着躺在地上的危险,但也因为要和花灵媞说话,所以时刻能够感受花灵媞身上的气场。

  她不知道花灵媞对魔很了解,但她知道花灵媞现在心情非常不好,看东西的眼神十分不对劲,好像对失去意识的林央更是阴恻恻的,随时都会扑过去做些什么。

  她眼神飘忽了一下,心里又多了些想法。

  “喂……”她轻轻叫了花灵媞一声。

  花灵媞没空搭理她。

  蓝音音当然不以为意,“我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她道。

  “你可能无法理解我的话,但我没有骗你。”

  花灵媞终于还是放开了手里的青莲,就在蓝音音和她说了这两句话的同时,她做出了决定。并且,有蓝音音这样戳着,她也没办法细想。

  她收回了看向林央的视线,冰冷化去恢复一贯的常态再去看蓝音音,心里忍不住就叹了口气。

  哎,这个新版蓝音音,她十分怀疑她是个被家里保护的太好的十几岁小孩儿,就像上辈子的她一样,头脑简单想法却多。和被顶替掉的原版蓝音音实在太不像,幸亏气运爆棚穿到了女主身上,有主角光环环绕,否则下场基本和她不会有啥区别。

  能怎么办呢,听听她到底想说什么呗。得亏了是遇见她了,要不但凡戏份大些的高级配角她这种水平都得吃上大苦头。万一因为她的穿越破坏了小说的基调,渣作者都驾驭不住,改掉她这个女主怕也不是不可能喔!

  “行吧,那你同我说说什么叫他不是人。”花坏蛋又开始下钩子,明知故问。

  蓝小傻鱼儿开始上钩,“你……你信我啊?”

  花灵媞耸了耸肩,“你说出个所以然来我自然会信。”

  蓝音音咬了咬下嘴唇,似乎是在做什么判断。几息之后看着花灵媞随意但没有轻视的眼做了决定。

  “好,我可以告诉你,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秘密,但凡你有心去查也一定能查到,只是你要能先知道最基本的情况罢了。”

  蓝音音也有优点的,她做下决定就会执行的彻底,当下便说了好些内容。

  “你知道的我们修士是靠灵气修炼,而灵气都是从自然环境中吸取的对吧。灵气进入我们的身体又因为灵根而被炼化成各种属性,然后通过各种功法释放出来,达到的带着属性的效果就是我们这些修士的基本操作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凡事都会有例外,灵气也是一样的,有的灵气并不是很稳定,进入身体之后就会产生变异,那么它们就会变成不好的灵气,进而影响修士,这些修士就会变得不正常,最后失去控制就会十分危险了。我听说,它们被称为‘魔’。”

  花灵媞听得很认真,她没有因为自己已经了解真相而忽视蓝音音的解释,而是一边听她说一边轻点一下下巴。

  事实也证明她这样做是对的,蓝音音这一番话下来尽管说的相当保留,却也在这种积极的反馈下不知不觉提供了很多花灵媞以前不可能接触和想到的信息。

  变异的灵气……

  感觉这是个很重要的知识点,圈起来要考的那种。

  花灵媞在心里默默分析,但是又觉得不大对。如果说变异的话,那不是应该指变异灵根嘛?这灵根变异灵气还变异?变异是这么用的?

  她心里翻天覆地,表情却崩的很牢,只在蓝音音说出“魔”的时候,抬高了一边的眉毛,以表现自己被惊讶到了。

  “魔?”

  “是的,就叫做魔。”

  “哦。”

  “惊讶”过后,花坏蛋给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回答,眉毛也在同时落回去,看起来又不在意了。

  这家伙做下这样的举动之后就在心里对自己痛心疾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当反派的潜质啊,这套路感觉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并且演技也是杠杠的。瞧吧,这反差准定会刺激到蓝小鱼儿。

  不出她的所料,蓝音音觉得自己是放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可没想到也许是自己的炸弹太“厉害”了,竟然让对面的人没有get到重点,顿时发急起来。

  “哎呀,你不是说信我的嘛,怎么这会儿又不信了!我跟你讲,魔真的很恐怖的,他们和我们正常的修炼程度没什么关系,即便只是个筑基,普通修士沾之即死,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害怕!”

  这倒是句大实话了,花灵媞的眉毛成功的在蓝小傻鱼儿的期盼下抬了起来。

  是嘛,这样才对,为什么这些人总是无知无畏,非要自己说白了才会重视一点点。自己这么着急是为了什么啊!真是心累!

  蓝小傻鱼儿还在自己心里哀叹,就觉得自己真是为这个世界操碎了心。

  “行,我知道了。”花灵媞终于重新捡起了刚才被她踩到心底的黑色良心,给了个正面回应,“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做呢?”

  回应完,她就反问。

  蓝音音当下就愣住了。

  要你怎么做?嗨呀,那当然是想让你冲在前头,帮我解决了这个大麻烦嘛,还能怎么做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