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5章 意外松手

作品:那年,阳光很好,岁月悠然|作者:若菲|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9-15 16:43:19|下载:那年,阳光很好,岁月悠然TXT下载
  这天祝悠然在开会,助理说一个叫荣箐的人找她,悠然吩咐把她带到会客室去,她稍后就下去。荣箐坐在会客室,助理给端上水果零食和茶水请她随意食用。荣箐看了看,这间会客室与之前吴启丰招待她的是并排位置,同样看得到厨房。

  南山的房价高得吓人,尤其是科技园,很多公司不包吃住,他们却建了一个这么好的食堂。外面餐馆很多,但一到饭点排队挤得水泄不通,能在公司吃饭,无形中让员工多了一些午休时间,凭这一点也很人性化了。

  她十分好奇祝悠然是个穷丫头是如何做上君溢股东的,这样的装修风格像是中上等公司才有的配置。并且灵动不沉闷,一般高贵典雅的风格老板都很严肃,这是一个年轻人居多的公司,走进来氛围完全不同,也难怪吴启丰不愿意离开。

  悠然开完会走进来跟她说抱歉,荣箐笑了笑,说她理解,她也做过高层管理,事情多是必然的。为她有今天的成就高兴,另外特意跟她道歉,悠粉然面的事是她错了,不该把对少恒的气撒在她身上,以后需要帮忙的她毫不推辞。

  “没事的,姐,由于是合伙公司,所以少恒哥赔了200万走公司账就收下了。他说是回老家发展,希望一切顺利!”悠然万万没想到是来跟她道歉的,说实在的,见她之前心中对她是有忌惮的。

  “你少恒哥做错了太多事,让他出点血是让他长教训,这男人就是要像孩子一样教育,不然一辈子成熟不起来。”荣箐不以为然,反正又没花她的钱,“你想想,如果换做是你,难道不生气吗?”

  “姐,你最近在忙什么呀,按照你的聪明才智,一行动那肯定是大手笔。”悠然岔开话题,过去这么久了,该报复都报复了,应该天天乐才是。

  “你果然了解我,项目小看不上,大了拿不下来,你有什么好建议吗,见你跟人合伙那么多公司,还是不同领域。”荣箐句句扎在悠然的心坎上。

  “姐,你就别埋汰我了,我只是幸运遇见沈初和许师兄而已,他们帮了我很多忙。你有那么多人脉,酒店管理又是你最在行的,如果你喜欢可以继续做酒店,一般人还真干不好。”悠然尽量克制自己别说错话让她抓住小辫子,今天来不找吴启丰专找她到底什么目的呢,肯定不是道歉这么简单。

  “你呀,就是喜欢抬举我,说到酒店管理,我看你们把待客厅和饭堂这样设置,是不是有些不妥。玻璃是透明的,低头就能看见下面乌泱泱吃饭的人。”荣箐瞧见下面饭堂灯已打开,厨师准备端出各种饭菜等待开饭。

  “姐,我们当时想着饭堂吃饭时人多拥挤,如果还和其它楼层那么矮的话,就会特别热。所以选择两层中间悬空的位置,可这二层看得见厨房的位置肯定不能做办公室,不然一闻到饭菜香味哪还有心思上班,因此就做待客厅。不管是客人还是客户,其实厨房就是一细节的表现。如果看见厨师衣冠不整或者员工用餐质量太差,他们也会对整个君溢产生厌恶感。”悠然如此解释,荣箐无话可说,这丫头心思缜密的很,进君溢之所以舒服就是员工不会大声喧哗,每个人非常懂礼节,包括地上一尘不染。她那时候经常跟员工讲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只有自己做到无可挑剔,他人何时来都不会手忙脚乱。

  “不错,悠然,你做的非常好!细节决定成败,很少有人敢这么想。”悠然摇头,在管理这一方面她不擅长。这时到了午饭时间,悠然说君溢饭堂的饭菜味道还过得去,请她尝一下再多做指点。荣箐想了想,吴启丰肯定也会来吃饭,就答应等员工吃完之后她们再下去,以免挤着他人位置。

  悠然说没事,在君溢不分什么领导不领导的,吃饭的时候都在一起吃。顺便还可以吐槽吐槽工作中的事,饭堂交流比正式开会交流还管用。荣箐感觉她要么城府太深要么就是天真,既然都在饭堂吃饭,那也不必苦等吴启丰!最快-发布!了。

  刚走出待客室,在走廊就看见了吴启丰,荣箐叫住他,吴启丰心里一惊,她怎么会跟祝悠然在一起。悠然问他们怎么认识,荣箐抢着说以前他去观山酒店住过,所以就认识了。又跟吴启丰解释悠然是她最心疼的表妹,请他以后多多关照,吴启丰不好意思的点头。这时沈初也下来吃饭,看见他们三人在说话就过来打招呼,荣箐顿时明白悠然先前说的意思,沈初不用说也是君溢股东。

  沈初看见荣箐过来心底有些不悦,今天悠然穿得这么宽松作为过来人应该看出一些不寻常。嘴上还是装作欢迎语气,吴启丰惊讶,原来荣箐是他们的老相识。沈初说能让管理五星级酒店的副总过来指点饭堂是他们的荣幸,吴启丰一听,荣箐没说谎,以前还真是观山酒店的副总。

  荣箐说不敢当,不过她确实在饮食上很挑剔,希望君溢饭堂能及格。沈初抱拳谢谢她的宽厚仁慈,嘴下留情。她走在前面,悠然走第二,沈初和吴启丰紧跟其后,荣箐边下梯坎边回头跟他们说话,一不小心跌了下去,嘴里喊着悠然,一时间抓她的手没抓住,悠然的手停在了空中,沈初健步冲下去还是没拦住。吴启丰也跟着跑下去,下面来吃饭的人听到叫喊声忙过来观看,只见一个美女滚下梯坎,幸好的是梯坎步数不多,荣箐头部擦破了点皮。

  “祝悠然,你怎么不拉住我?”荣箐被沈初扶起来,腿也有点疼,摸着脸上的血,质问悠然。

  “对不起,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悠然心惊胆战的回想刚才发生的事,荣箐是拉住她的手,可她下意识的甩了出去,荣箐摔下去不会重伤,如果她滚下去肚子里的孩子就不一定能保住。周围的人顿时用狐疑的眼光看着祝悠然,他们的祝总怎会是这样的人。一副天使的面孔,毒蝎一样的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