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零九八章 落荒而逃

作品:九零空间小神医|作者:一抹冰绿|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2 09:54:23|下载:九零空间小神医TXT下载
  “静姝!”

  萧敬生抬起头,满脸震惊,“你、要跟我、离婚?”

  说完这话,萧敬生难过地低下头双手攥拳。

  “敬生,我很想跟你过日子,可爸妈不认可我的女儿,已经两次跟我女儿断绝关系,仿佛夏夏是我从娘家带来的,当初那绝情决意的模样,我到现在都忘不了。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又要逼着一家人和好。到底对我的夏夏打着什么主意,又想对孩子干什么!爸妈依然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那就离婚,我带着夏夏回娘家!”

  萧老夫人和萧老爷子没想到一向温婉的霍静姝居然跟儿子提离婚,当初她爱儿子爱得死去活来,霍家都没能斩断两人的情缘,甚至背着霍家偷偷追着儿子去了环境恶劣的大西北,在那过着不是人过的日子,足足五年!

  现在她居然要跟儿子提离婚!

  萧家老两口做梦都不会相信,霍静姝会跟儿子提离婚。

  萧敬生咬咬牙,“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等过完年我净身出户,孩子房子全都给你们!”

  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红了眼眶,泛着泪光,死死咬住牙槽,下颌线条紧绷。

  “什么?老三你疯了吗?好好地离婚,你是不是疯了!”

  萧老夫人气得重重捶打自己的儿子,一拳拳砸在肉里,接着她发现,霍静姝居然一点都不心疼,居然就这么看着儿子挨打,连句话都不说,就连安夏都眼神冰冷。

  “不行!我不同意,不许离婚!”

  萧老夫人慌了,萧老爷子紧握的右手,暴露出他内心的惊恐,当年的萧家都不足以跟霍家相比,儿子拐了霍家唯一的姑娘,他们别提多高兴,跟霍家结了亲,这些年明里暗里也沾了不少霍家的名气。

  现在儿子如果跟霍静姝离婚,安夏也被霍家带走,到时候万一再改姓霍!

  萧老爷子眼中闪过一阵惊恐!那些人如果知道自家失去了霍家失去了安夏,必然会打探出,安夏为什么去了霍家,到时候自己做的那些事,岂不是都被人知道了,自己薄待安夏的事情传遍帝都,岂不是个笑话,自己没认出安夏是个金凤凰,所以苛待他们。

  如果未来有人有求于霍家或者安夏,他们会不会通过打击报复萧家,来讨好两人。

  不行!老三跟媳妇离婚,对萧家是空前绝顶的打击。

  “妈,我自己的婚姻我还是做得了主的,你同不同意我管不着,敬生同意就行,而且他也说了净身出户。

  大家好聚好散,这么多年我对萧家绝对对得起良心,你们怎么对我,怎么对我的孩子,心里全都清楚,别逼得我把大家的脸面撕掉,闹到法庭上!

  我霍静姝是霍家唯一的姑娘,我五个哥哥也绝对不会任由我和夏夏被人欺负!”

  空气一滞,霍静姝难得放狠话,可她的话敲响了萧家人的警钟,平日里霍静姝温柔贤惠,大家竟然忘记了她是霍老爷子最疼的小女儿,有五个哥哥,霍家的人虽然讲道理,可他们护短的时候,却从不讲道理,更何况萧家对于霍静姝,可不能说没有亏待过。

  “静姝,两口子过得好好的,说离婚就离婚,婚姻难道是儿戏?”

  “爸你既然开口了,我就明着跟你们说,不跟你们来往后,我们家的日子过得确实挺好,但你们欺人太甚,既然这样,就让萧敬生当您们萧家的孝敬儿子,我跟我女儿不想再与你们这些人扯上瓜葛。

  当年敬生给大哥抗事,被发派去偏远地方劳动改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白眼,我跟他好容易回到帝都,以为能过几天安生日子,你们却逼着敬生为了霍家的地位,任劳任怨一干就是二十年,最后找回了我两丢失的女儿,爸妈你们给过夏夏一个笑脸吗?”

  “那还不是因为这孩子,有把我们当成长辈吗?”萧老夫人怒道。

  “把你们当成长辈,你们有长辈的样子吗?一来就算计我,逼着我学数学学物理,给萧博宇铺路,当他的垫脚石,让你们萧家继续保持现在的地位,你当我是傻子吗?

  我告诉您二老,别说我不给萧博宇当垫脚石,今天这事情咱们没完,等过完年我就发申明,我跟萧家没有任何关系,我安夏只有外祖父一家,我也只认外祖父一家!”

  “你敢!”萧老爷子没想到安夏性子这么烈,又戳中了他内心的恐惧。

  安夏笑了笑,“萧老先生,我实话实说有什么不敢,我要是说错了话,你们可以去法庭打官司,对了给你们看个东西。”

  安夏跑去屋里拿出一个录音笔,“当初你们说的话我都录在里面,就是怕你们反悔,果然真的有今天,你说如果我公开这段录音,你们萧家在帝都还有什么脸面!”

  “你这个小贱人!”

  萧老夫人再也忍不住了,她就知道安夏不是什么好东西!

  “妈!”

  萧敬生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还没开口说话,霍静姝一把拽开萧敬生,指着萧老夫人,“你骂谁呢?你骂谁小贱人!你一个做长辈的,骂一个小姑娘贱人,一点口德不积,就不怕天打雷劈遭报应!”

  “妈,你太让我寒心了,那是我女儿,我萧敬生唯一的亲生女儿,你骂她这么难听的话,简直就是泼妇!”

  “你……你敢骂我!”萧老夫人气得站起来指着儿子。

  “骂你怎么了?你这个老泼妇,搅家精,一家子没一个好东西,就知道算计别人,算计我们家,现在还敢对我女儿张口就骂,你们算什么东西?

  给你们面子,你们就是个人,不给面子你们在我这连狗都不如,跑到我家汪汪叫,滚!再不滚我就报警,让警察同志听一下,萧家都是什么德行的人!”

  霍静姝气急,抓着萧老夫人往外扯,把萧老夫人精致的羊绒毛衣拽到变形,萧老夫人气得跟霍静姝厮打起来,胳膊却被三儿子拽住,手背上被霍静姝活活挖下两块皮肉。

  “滚!再敢来我家,我就把你们做的丑事,全都抖落出去,当年萧敬生怎么给萧敬德顶缸我全都有证据,你们要想送大儿子坐牢,就尽管来闹!”

  萧家人落荒而逃,关上门的最后一刻,他们看到安夏对着他们晃了晃黑色的录音笔,仿佛催命的符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