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7章 带着聘礼上门

作品:掌上明珠之千金婢女|作者:简音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19 09:27:47|下载:掌上明珠之千金婢女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不值一提的人?可是看母亲的反应,分明并不是不值一提的人。

  文茵郡主不由想起下人们私底下的那些传言,他们说父王年轻的时候曾遇到一女子,二人十分相爱,但因那女子出身低微,所以父王不得不放弃了她,听从父母之命娶了母亲为妻,那女子伤心而走,自此再不知去向。

  若是这些都所言非虚,那自己方才在父王房间看到的那些画像……应该就是那个女子无误,看来父王至今也没能忘记那女子。

  可……这女子跟孟止念又有什么关系?她们为什么长得如此相像。对了!自己生辰那天,母妃也是见过孟止念的,当时母妃的反应就很不对,现如今再回想起来,母妃当时根本不是什么身体不适,而是被孟止念同那女子相似的容颜给惊到了。

  “母妃……”

  “好了,别再说这个了,我累了,你也回房休息去吧。”

  文茵郡主看了一眼自己母妃难看的脸色,轻声应了一声‘是’,便停下了脚步,目送自己的母妃走远。

  但是她心中的好奇却并未因此而停止,如此相似的容貌难道真的只是巧合?或许……孟止念跟那个女子之间真的有什么关系。

  “王妃……”见得勤王妃回来,她身边的婢女连忙迎上来,勤王妃却径自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一只粉彩窑瓶狠狠地摔在地上。

  旁边侯着的几个婢女见此情形都被吓坏了,一时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你们都下去吧。”勤王妃的贴身侍婢开口吩咐道。

  “是。”其他几个婢女应声而退。

  “王妃消消气,莫要伤了身子。”说话间,一杯茶已经递了过去。

  勤王妃未伸手来接,她转而将茶杯搁在了桌上。

  “你之前打听到的那些确实无误吗?那个叫孟止念的,真的是父母双全?”她还是十分怀疑孟止念就是那个女人的女儿,不然怎么会长得这么像?

  “那些都是婢女想办法从跟她交好的那个婢女口中打听到的,应该不会有错。”

  “难道是那个女人还活着,之后又另嫁了他人?”话音刚落,她自己又道:“不会的,那个女人不会还活着,她若是还活着,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不露面?”

  “也许是王妃您想多了,可能真的只是长得像而已。”

  “不行,我非得搞清楚这件事不可,若是不弄清楚,我心里不踏实。”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女人还在王爷的心里阴魂不散,自己倒是要看看这个孟止念跟那个女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她这样突然出现在京城,又是否有别的目的。

  “你去打听一下那个孟止念的行踪,我要见一见她。”

  “是。”

  ……

  “傅妈妈!”孟止念远远地就朝着傅妈妈奔了过来,一脸兴奋地把带回来的东西一一拿给傅妈妈看,“这个是回来的路上买的,据说是当地特有的土烧制而成,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儿,你闻闻。”

  “嗯,是很香。”傅妈妈这些年都是跟李言绪还有贺飞呆在一起,他们两个大男人能跟自己说的话也是有限,如今来了孟止念,傅妈妈才感觉这院子里似乎一下子就有了人气儿。

  “还有这个……妈妈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什么啊?我还真没见过……”

  李言绪见她二人在此说得热闹,也没有打扰,默默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公子,您之前交代给我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这些是地契和房契。”

  李言绪接过之后看了一眼,便收了起来。

  “辛苦你了,贺飞。”

  贺飞摇了摇头,办这点儿事情而已,还算不上辛苦,只是他有些担心公子。

  孟止念跟傅妈妈亲亲热热地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便被傅妈妈给赶回房间休息了。傅妈妈心中暗暗想着,原本还担心止念一个人跟着公子出去,只怕会照顾不好公子,但眼下看来,这倒是一桩好事,止念这一趟回来明显开心了很多。

  “止念已经回房休息了,公子也躺床上稍歇一下吧。”傅妈妈说着,就要去给李言绪铺床。

  李言绪确实有些疲乏了,任由傅妈妈帮他铺了床。

  傅妈妈一边铺床,一边笑着道:“能让止念跟公子出这一趟远门也好,我看止念开心了不少,想来是出去散散心,也就把冯泽的事情放开了些。”

  李言绪闻言无奈一笑,要不是傅妈妈误会了,自己又怎么会误会?倒是有些对不住那冯泽,之前自己还让贺飞去盯着他……

  “止念之前的不开心跟冯泽无关,我问过她了。”

  “啊?!”傅妈妈惊讶地回头去看李言绪,“那她之前是怎么回事儿?”

  “大概是因为邹小侯爷吧。”

  “邹小侯爷?”

  ……

  听说孟止念跟冯泽的婚事作罢了,邹成济自然是很高兴,可紧接着他又听说孟止念跟李言绪一起出远门了,心里便又不痛快了。

  “公子,李公子和止念姑娘回来了,按您的吩咐,看到他们的马车一停在李府门口,小的就赶紧回来禀报公子您了。”

  邹成济咬牙切齿,“终于舍得回来了。”

  “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清点一下,明天我们就去李府。”

  “可……公子……您真的要这样吗?要不要先跟侯爷和夫人说一声?”

  “没必要,又不是什么大事,难道连这点事情我都做不得主吗?”

  李言绪长途奔波了这些日子,傅妈妈劝他无论如何在家休息几日,生意上的事情就先别管了。

  李言绪倒也很听话,起床之后,便只提笔去练了字,并未有要出门的意思。只是没多久,秋容姑娘便前来造访。

  “我最近想找一本书,却怎么也找不到,不知公子这里有没有,所以过来看看,希望没有打扰到公子。”

  “无妨。你要找什么书?”

  “王铭先生的《临渊集》。”

  “你等一下。”

  李言绪转身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正是她要的那本《临渊集》。

  “原来公子这里真的有,可否借我几日?”

  “当然,你尽管拿去看吧。”

  书拿到手里,秋容却不想走。

  “公子这一趟出远门,可有什么有趣的见闻?”

  却见李言绪微微勾起嘴角,眸中藏着温柔的神色,“有趣的见闻倒是没有,但,也还算是不错的经历。”

  说着,李言绪蘸了墨,打算继续练字。秋容见状,知道不可多留,便要告辞而去,却见此时傅妈妈从外面疾步走了进来。她也顾不上秋容,径直对李言绪禀报道:“公子,邹小侯爷来了,还带了聘礼,说要纳了止念。”

  一滴墨自笔尖滴落,在纸上缓缓晕染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