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百五十五章:齐门海宫主的烦恼

作品:幽冥巫师|作者:冷得像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17:27:00|下载:幽冥巫师TXT下载
  想到这儿,我不禁有些担心,怕昆仑玄宫之行,空手而归。不过,到了昆仑山后,那些负责接待我的巫师一见是我,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刻以重礼迎接了我的到来。昆仑玄宫巫师的表现,让我彻底放下了“忐忑的心”,我这个四部掌控使,看来是没问题的,可以继续当。

  我回到住所后不久,龙鳞、复古、羊鸣、百擒四部头领分别前来拜见我,说实话,这些人,我根本不认识,最多只有一两面之缘罢了,就这,也是一两年不见了。但我面上也礼节过去了。再然后,四宫主齐门海亲自来迎接我。看来,我这个四部掌控使,在昆仑玄宫当中,还真就是一个实职啊。

  只见相比较上次我们分手时,四宫主齐门海他整个人的表情和身躯情况,明显是憔悴了许多,一副强作欢颜的模样。身为华夏大陆巫师世界四大顶级巫师势力之一的现任掌门人,我不知道他究竟遇到了怎样的烦心事。这也是我无法为他分忧的,我刚脆直接说道:“四宫主所托之事,万幸不辱使命,属下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搞清楚了三陵王墓的具体情况。”

  我本来以为,这齐门海肯定会很兴奋,但没有想到,他只是“哦”了一声,表情却是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关心之色都没有。我又看了他一眼,他也只是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道:“燕子啊,这陵王墓已经找到了?”

  可见,现在肯定是有比陵王墓严重百倍的事情要发生了,因此,陵王墓,可就一点儿也不重要了。

  此刻,我内心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但也不便多说,我就将陵王墓探险的所见所闻详细说了一遍,同时暗中打量齐门海的反应。没想到,他表情的变化和我所说的过程完全不相符,该紧张的时候他放松,该放松的时候他紧张,显然,眼前这四宫主根本就没有在听我说的话,只是出于对我的重视,才在这里待着。看来,这四宫主是沉到自己的想法中去了。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大事?

  正在此时尴尬时刻,只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家人,端着茶盘,上面放着一碗米饭、一碗咸水萝卜,一碟毛豆大头菜,一份清汤,一饭两菜一汤,走进了屋子,开扣说道:“四宫主,您已经几天没吃饭了,还是先用些饭菜吧。您看,我特意让厨房做了些清淡的饭食……”

  没听老人家说完,齐门海叹了扣气,摆摆手道:“放下吧,我还是没有胃扣,等等再说吧。”

  接着,又扭头对我说道:“燕子啊,这些天来多有变故,我有些焦头烂额,这陵王墓的事情,一时半会儿,我可能顾不到了。听你这样一说,这陵王墓,倒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了。也就是一个飞天将军的衣冠冢和不少僵尸了,按你的描述,这三陵王,也没复活。我看,这事儿,就暂时放下了。”

  我知道,四宫主他肯定遇到了大麻烦,不然,这三陵王墓,可是关系到飞天将军复活和永生不死大秘密的事情,怎么可能不重要呢?那只鬼王鼎,和那些巨大的花冠,以及那奇怪的黑泥浆竟然可以制造僵尸,他竟然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集齐了深蓝麒麟的我,还准备抽时间,再探探陵王墓,看看这飞天将军的衣冠冢有什么秘密,对我最终进到龙墓,复活司徒空,拿到龙凤双玦有没有特别帮助呢?

  没想到,这齐门海,对此兴趣了了。难不成,这深蓝麒麟,就是一个念想。我深知不可能是这样的,但又想不到其它可能。这事儿,只有以后再说了。反正到龙墓去,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的事情。

  只是,以我脑中幻首老虫子的能力,现在也根本无法读透他的心理活动,毕竟,齐门海的灵修力,事实上比我高一等级,是禁术巫师境界的。不过,据我估计,他烦心这事儿,十有八九与他那位坏心思的三师兄有关,这两人对于昆仑玄宫权利的明争暗斗,在昆仑玄宫一众人眼中其实并不是秘密,一方不灭的情况下,这种明争暗斗只会无止境的继续下去,想想,也真够替他头疼的。现在齐门海是主事的宫主,那他就在明,三师兄就在暗了,所以,这也是为难他了。

  扯了一会儿闲篇,我又旁敲侧击的说道:“四宫主,属下这次在外办事,遇到了不少扶桑鬼巫,竟然有一些在我华夏大陆之上,这些异族巫师实在过于嚣张了,在我华夏巫族地盘上公然劫杀巫师,简直拿我们昆仑玄宫当空气对待啊。你说,这鬼巫,该不该死?”

  齐门海依旧敷衍着说道:“你说的没错,燕子,我也一直在寻找彻底消灭他们的方法,我想啊,估计再有一段时间,差不多就能做成了。这扶桑鬼巫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你也别放在心上。这扶桑鬼巫魔轮法王的实力,你也就听着吓人,我看啊,恐怕都不如虫王,更别说跟我师父他老人家相比了。”

  我心中暗笑道:四宫主,你就编吧。看来,虫王说的没错,这扶桑鬼巫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但对昆仑玄宫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

  但我嘴里还是说道:“宫主,这件事情,我看是宜早不宜迟,如果有把握的话,我们应该尽早动手,否则,只会让我们昆仑玄宫的巫师们做无谓的牺牲;另外,还有一事,是这次我在寻找陵王墓的过程中无意撞破的一件事情。那观阴术士,身为华夏大陆巫师世界的四大种族之一,居然和扶桑鬼巫狼狈为奸,勾结一气。您觉得,我们是否应该揭破他们之间的阴谋,然后集齐其他巫师世界势力,一齐找观阴术士算账呢?”

  直到话题聊到这儿,这齐门海才面色大变,专心看向我道:“燕子,连你都知道这件事情了?这说明,这事情闹大发了。这实在是太闹心了啊。”

  我觉得他问的实在古怪,就说道:“不会吧,宫主,我也是无意中撞破扶桑鬼巫和观阴术士勾结这事的,这事确实是比较严重,但不至于巫师世界人皆知道吧?我觉得,至少目前,还是在一个小范围内知道的。所以,我得先和宫主您说一声。想不到,您已经知道了。”

  齐门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燕子,知道了,我早就知道了,这次这观阴术士,把事情闹大了,到底该怎么收场啊?”说罢,他靠在了椅背上,神态似乎有些沮丧和疲惫。

  他这副模样,那应该是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我便进一步问道:“宫主,难道,这件事情不是最近发生的,而且很久之前就存在?而您,也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那你怎么不阻止啊?这事,确实太离谱了。”

  “没错啊,燕子,很早以前,至少是十几年前,我就知道了此事。看来,眼下这件事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地步。不然,我华夏巫族会有一场巨大的内斗啊。”说罢,他长长叹了扣气,仿佛是难以下一个艰难的决定。

  “确实如此啊,宫主,这华夏巫师的主要种族观阴术士,竟然和华夏巫族的共同仇敌扶桑鬼巫给沆瀣一气,这情形和后果之严重可想而知。宫主,您可得尽早拿出主意,把这件事情给处理了。否则,别说攻下饿鬼岛了,便是在华夏大陆,我们的主战场,有观阴术士这个内奸,我们恐怕也未必能占到便宜。”说实话,我对圣宝师太的个人印象很好,只觉得这人虽然是个大权在握的女子,并且是轩辕鼎的女儿,但她本人却让人感到十分亲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大人物,居然背地里当了奸细,为扶桑鬼巫做事,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我也不由得震惊,当年,这圣宝师太向大宫主楚雄示爱未得,楚雄另有所爱,我也不清楚这其中的曲折和前因后果。但这三者,都却结局惨淡,楚雄妻子被杀死了,并且尸体还被分成三十块;而楚雄,就在一个谷底的幽暗所在,等待妻子的尸块,每年一块被人送来;这圣宝师太,却也落得终身未嫁,成为了观阴术士的头领,而巫师世界,再无她昆仑玄宫轩辕可可的强大名号。

  我这些话,可以说是句句在理,这齐门海又是点点头,这次却不再说话,等了一会儿,我识相的准备起身告辞,齐门海也不客气,让我自便。

  接着,我直接去了昆仑玄宫杂役所居住的石洞处,找到了当年曾经饲养过大宝的中年人,他仍旧一副谦卑恭谨的模样,我跟他说道:“其实,大宝不是一只老虎。”

  他微微笑道:“我当然知道啊,大宝怎么可能是一只老虎呢,宫主也不可能送给掌控使大人一只普通老虎啊。大宝它是一头虬寅,可以说是海里最聪明最强大的动物了,是传说中的神兽。”

  我不由得心惊,想想仅是三年前,我都是多么的无知,我不由得感叹道,“哦,原来您早就知道了,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大宝它已经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盘,跟那些真正属于它生命中的人类生活在一起了。它很高兴,大海才是它的家。”

  中年人始终保持着微微笑意,这可能是他对待玄宫高层的一种固定表情吧,他说道:“虬寅它本来就是属于海洋的,回到海洋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你替我完成了这个心愿。我在这里谢谢你。”

  我们说话间,只见洞外杂役们来来回回的穿梭忙碌着,不是在洗菜摘菜杀鱼屠又,就是在准备碗筷器皿。我见此,有些不解的问道:“没听说有什么大事庆祝,或者大人物过来啊?难道,真有大人物要来了?大家忙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