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31章 孤岛迷踪

作品:绝代名师|作者:相思洗红豆|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03 00:00:28|下载:绝代名师TXT下载
  十二月初七,天色微阴。

  西城门。

  孙默来的路上,买了六个素包子,一边吃,一边打量停留在这里的人们。

  有六个穿着名师服,而且已经到了需要白水泡枸杞的中年阶段,应该是要参加考核的名师,还有几个,看模样,像名师,但是并没有穿名师服。

  名师这个职业,在九州诸国相当有地位,三星以上,基本上进了酒店,就能蹭上一顿免费午餐。

  不过名师们讲逼格,不会沾这些小便宜,而且为了麻烦,外出远行,大都不会穿名师服。

  毕竟人嘛,谁还没个好恶,有个陋习。

  如果穿上名师服,打架斗殴,骂人爆粗口就不好看了。

  孙默正是出于这个心理,穿了一身靛蓝色的武士服,看上去就像个神采飞扬不知道柴米贵的侠客!

  “可惜没有衣着清凉的妹子!”

  孙默叹气,怀念现代生活了。

  他在这里瞄来瞄去,却是惹到一位中年人不愉快了。

  “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扣了你的眼珠子?”

  中年人眼神凶悍,朝着孙默呲牙。

  孙默皱眉。

  “吆,这小子胆子很大呀!”

  中年人的同伴看到孙默没有慌张的神色,便调侃了一句:“不过你也消消气,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聚在这里的都是名师,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看到就看到了,我吴悠不惧!”

  中年人冷哼。

  “你……”

  同伴要气乐,因为他才叫吴悠,而好友叫庞统。

  “哎,早知道这次的考核要求是来绝境大监狱,打死我都不报名的!”

  庞统郁闷,因为肯定过不了,而且还要耽搁上好几年的时光,得不偿失。

  “这是危机,也是机遇!”

  吴悠安慰:“那座监狱中关押着不少高星名师,要是能从他们手中偷学到一二绝技,也不虚此行了。”

  “倒也是!”

  庞统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了孙默:“嘁,这小子长得真帅气,真想划了他那张脸!”

  “节哀吧!”

  吴悠叹气,他知道好友的一个女徒弟,三个月前被一个帅气的公子骗了身子和不少钱,投湖自杀了。

  “喂,小子,过来说话呀!”

  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朝着孙默招了招手。

  “夫人有何指教?”

  孙默抱拳。

  这个女人穿的是大红的丝绸长裙,上面绣着牡丹,头上戴着金钗,描眉画眼,华贵中,又透着一股妩媚气息。

  “那个秃子骂你,你怎么不回嘴?”

  富婆看似询问,其实暗地里激将。

  毕竟男人嘛,谁也不想被轻视。

  “你说谁是秃子?”

  庞统呵斥:“我只是头发少!”

  富婆没搭理他,而是继续打量着孙默:“是不是怕打不过?没关系,阿姨给你撑腰,你不爽,就去吐他口水!”

  “……”

  孙默无语,我这是遇到要给我买AJ的阿姨了?

  “你说什么?”

  庞统要爆发,被吴悠拉住了。

  “等等,这女人好像是连红英。”

  吴悠盯着富婆的金钗,那上面有一只金色的蝴蝶,猛一看,是金饰,可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那就是一只蝴蝶,会动的那种,它扇翅膀的时候,还会洒下一片金粉。

  “嘶,连……连红英?”

  庞统一脸警惕,看向了富婆:“她也来参加名师考核?”

  不管什么行业,总有一些天才声名远扬,让人谈起,要么惊叹,要么惊惧,而连红英,便是后者。

  她的教书育人能力或许不高,但是这位出自百花门,是百毒婆婆的嫡传弟子,用毒之术,天下无出其左。

  孙默当初拿了毒经,为什么不敢学?就是因为这门职业给人的都是负面影响。

  “怎么样?阿姨厉害吧?”

  连红英看到庞统怂了,便呵呵一笑,蛊惑孙默:“其实阿姨我呢,是一位名师,只要你跟着我学习,不出三年,像这种秃子,你一次可以打几个!”

  这话不能忍,庞统想发飙,被吴悠拉住了。

  “算了,惹不起!”

  吴悠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你收徒不看资质?”

  孙默反问。

  “呵呵,我相信我的眼睛,你是个天才!”

  连红英在骗人,她看不出孙默的天赋,当然她也不在乎资质,她收徒只看好看与否。

  孙默激活了神之洞察术。

  连红英,警告,危险人物,用毒高手。

  性格乖张,杀人如麻。

  这种人也能当名师?

  孙默看着一连串的数据,眉头蹙起。

  “跪下拜师吧,这可是你天大的机遇!”

  连红英红唇轻启,挺胸收腹,做出了高人范儿。

  孙默嘴角一撇:“抱歉,我的老女人没兴趣!”

  “你说什么?”

  连红英柳眉倒竖。

  唰!

  四周等待的人们,齐刷刷的看了过来,他们中不少是名师,知道连红英的大名,所以知道那个青年要倒霉了。

  “小子,不想死,就赶紧道歉!”

  一位中年人呵斥,他虽然语气不善,但其实是帮孙默。

  这里可是黑暗大陆,看实力说话的。

  “连名师,你也是五星呢,就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了!”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劝了一句。

  “你算哪根葱?”

  连红英讥讽:“老娘十八岁生日还没过,也是个少女!”

  吕国栋被怼的脸色一僵,很想骂回去,可是自己毕竟年长,要是这么做,显得没格调。

  “这位名师,做人呢,还是讲点礼仪,你娘没教你的话,会有别人来教!”

  那个帮腔的中年人,反倒是脸色沉了下去,出言教训。

  “你要教我?”

  连红英耻笑。

  “我淦,会毒药学了不起呀?”

  庞统很不爽:“你说这个青年要是孙默该多好呀,吃了这种亏,肯定把连红英的屎都打出来。”

  “多谢两位名师出言,不过这是我的事,你还是别管了。”

  孙默劝说,他是好心。

  因为数据显示,连红英用毒真的是一把好手,杀这些人怕是很简单,至于自己为什么讥讽她?

  自然是因为这富婆用毒了。

  啪!

  孙默伸手,抓在了连红英的胸口上,用力捏住。

  “什么?”

  众人的眼睛都要瞪爆了,这小子不想活了。

  连红英也愣住了,从来都是她调戏别人,还没人敢主动动她,不过旋即,一股恼怒和羞愤就爬上了脸颊,她正要出手修理他,对方却开口了。

  “给陌生人下毒,你这性格真是烂呀!”

  孙默凑到连红英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什么?

  连红英一惊。

  他看出来了?

  不可能!

  我这下毒的手段,可是精妙绝伦,即便是老师都叹为观止呢。

  “你的唇膏,是一种毒药,无色无味,呼出的热气,擦过嘴唇后,就会沾上毒,当它们离开嘴唇,冷却降温后,就会成为毒雾,只要被身旁的人吸入一点,就会中毒。”

  孙默微笑:“当然,毒素会不会发作,还是要看你的心意,我想,如果我答应了你,我就会不知不觉中被解毒,可一旦我拒绝,哪怕我不死,也会被毒素折磨一番。”

  “你是谁?”

  连红英的眼睛眯了起来,因为孙默说对了。

  “你猜?”

  孙默笑呵呵。

  “……”

  连红英想动手,可是却惊恐的发现,身体不能动了,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有了窒息感。

  “很不巧,毒药学我懂,草药学,我更懂,想靠着这个欺压我,你选错人了!”

  孙默讥讽,松开了连红英。

  连红英没有放狠话,而是狠狠地瞪了孙默一眼后,一个人走到了城门的角落。

  “不是吧,连红英竟然没杀他?”

  “这小子什么来历?”

  “他既然在这里等,那十有八九也是参加考核的名师,这么年轻,那只能是孙默了吧?”

  众人窃窃私语。

  虽然修炼者达到千寿境后,就可以延缓衰老,但是一门心思的修炼者晋升千寿境,基本上都要五十以后,而名师不仅要教书育人,还要提升自身学识,所以基本上星级越高,年纪越大。

  像孙默这种年轻的也有,那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人家是天才。

  就在有人准备打个招呼,问问孙默姓名的时候,圣门的马车队来了。

  “诸位,时间到,上车吧!”

  一个穿着皮甲留着络腮胡的中年人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嗓子:“三分钟,过时不候。”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了孙默,是不是名师,看他是否上马车便知。

  “随便上哪一辆都可以吗?”

  孙默询问。

  “是的!”

  络腮胡子打量了孙默几眼:“你们动作快点。”

  众人开始上马车。

  “要不去孙默那一辆?”

  吴悠提议。

  “你想当舔狗吗?”

  庞统翻了一个白眼,其实他也想去,但是现在名气太大了,这么凑上去,就像是馋人家的神之手似的,对,还有御空灵纹。

  或许大家都是同一个心思,于是孙默反倒独享一辆马车。

  车队全速奔行,半日后,抵达了一个僻静的码头,一艘帆船,已经准备就绪了。

  “上船!”

  络腮胡子催促。

  众人上了帆船。

  “此去绝境大监狱,需要航行七日,请诸位不要乱跑,尽量待在船舱中冥想修行!”

  络腮胡子讲了一堆注意事项:“关于房间,两人一间,自行组队!”

  唰!

  众人看向了孙默。

  “孙师,不如咱们两个共用一间船舱可好?”

  连红英提议!

  “这是自荐枕席?还是不服气,要再战一场?”

  庞统低声调侃。

  “和这种毒寡妇住一起,怕是睡觉都要提心吊胆!”

  吴悠摇头,连红英面容七分,身材也没有走样,算是富婆中比较精致的那种,但是这个有毒,真的让人受不了。

  “我说了,我不喜欢老女人!”

  孙默拒绝。

  “你……”

  连红英咬牙。

  “我去挑房间了!”

  孙默走向了船舱。

  其他人看了看,那位吕国栋和王必保,有心追上去,但是很快又停住了脚步,因为连红英盯了过来。

  那眼神不言而喻,谁和孙默走一起,我就收拾谁!

  于是大家都忌惮了。

  没办法,公平较技,大家谁也不怕,但是下毒的话,谁也扛不住。

  “哼!”

  连红英得意一哼,孙默,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论毒药学水准,我就是你姑奶奶!

  名师都是大忙人,除了第一天,还有人好奇无尽之海的风景,上了甲板看日落,等到第二日,名师们全都待在船舱里要么冥想,要么学习。

  孙默看着这些名师,感慨万千。

  要说成就,大家身为五星,也算功成名就了,可是他们依然加持了废寝忘食光环,通宵达旦的学习。

  果然成功的人,都要付出常人难以忍受的努力!

  孙默也开始伏案读书。

  而且主动毒药学和草药学,主要是得罪了连红英,不得不防。

  大海上的航行是枯燥的,风景也是一成不变的,而且因为大家是修炼者,也很少吃五谷杂粮,所以一日一餐。

  孙默干脆不吃了,每日只喝水。

  第五日,清晨!

  “不好人,船员都不见了!”

  突然有人大喊了起来。

  冥想中的孙默,睁开了眼睛,他侧耳倾听,能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冲向甲板。

  孙默也出来了。

  “孙师,船员都不见了!”

  吴悠看到孙默,搭了句话。

  “该死的,咱们是不是中了黑暗黎明的诡计?”

  庞统后悔:“我怎么忘了核实这些人的身份了?”

  “人家要是想谋算咱们,一定会做的天衣无缝,你查身份也查不出什么!”

  连红英讥讽。

  “咱们这些人虽然是五星,可是说实话,应该没被谋算的价值吧?”

  吕国栋双手抱胸,开始分析。

  黑暗黎明一次杀掉这么多名师,图什么?

  “咱们没有,但是孙师有呀!”

  连红英呵呵:“我觉得对方是冲着他来的。”

  这一句话,让大家恍然大悟。

  对呀!

  孙默有太多好东西让黑暗黎明眼馋了。

  “孙师,你得赔我们损失!”

  有人半真半假的打趣了一句,趁机拉近关系。

  孙默笑了笑,没搭话,倒是一个老农打扮的人开口了。

  “这会不会是考核的一个环节?”

  老农吸了吸鼻子,他的裤腿挽起在小腿处,就像刚刚插秧回家。

  众人沉默,有这个可能。

  “考核不是让三位囚犯痛改前非吗?那已经很难了好不好,圣门还需要这么多此一举?”

  庞统摇头:“我看就是黑暗黎明要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