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十八章 欢迎张大侠一起

作品:病娇斗儒痞之夫人我错了|作者:青蛙的小窝|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9-16 16:42:41|下载:病娇斗儒痞之夫人我错了TXT下载
  “张大侠,陈某奉劝你一句。别小看医者,也别小看不会武功的人。”

  张洛晕倒前听到了陈夙这样的话,迷迷糊糊中听到了薛青焦急的呼唤和陈梨花的安慰。

  再一次醒来,张洛已经躺在了小茅屋的客房之中。洋洋正在一旁照顾着,薛青并不知道去了哪里。

  “青儿呢?”

  “我家小姐在陪着陈小神医下棋。”

  “你说什么?”

  张洛有点急了,这个薛青看不出来这对兄妹的目的吗?他可是见着那两个人两眼放光地看着薛青。

  “张少爷没事的。陈小神医为人很好,不会对小姐怎么样的。”

  洋洋给张洛端过去一杯水,张洛也不客气一饮而尽。

  “你从哪里看出他为人好。为人好动不动给人下毒,为人好要你家小姐陪他半年。他就是别有用心。”

  张洛穿好鞋子就要往外走,洋洋的话语出口顿时让张洛险些栽倒。

  “我倒是希望陈小神医对我们小姐别有用心,他人长得好看,声音好听,每天看着心情都好。”

  张洛停住,眼神有点气愤地看着洋洋,这个只会看外表的蠢丫头。薛青该不会也那么蠢吧!

  想到此,张洛再也不想理会洋洋,大步朝厅堂走去。他得看好薛青。

  堂中薛青正在和陈夙下棋,旁边坐着拖着腮帮子看着他们两个人的陈梨花,三个人有说有笑,气氛温馨而融洽。

  薛青一抬头就看到了张洛,脸上的笑容绽开得更大了。

  “张大哥,你醒啦!身体恢复了吗?”薛青这边还在开心地问着,张洛却是不由分说拉起薛青就走。

  “怎么了张大哥?有什么急事吗?”

  薛青见张洛急匆匆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立刻觉得可能有什么大事。

  “没事,跟我走,咱们再去找别的神医。”

  薛青一愣,这张大哥说的,陈家世代神医,医术超群,请陈家人给娘亲看病不是最合适吗?

  “为什么要找别的神医?”

  薛青疑惑了,说找陈氏神医的是张洛,如今说不找了的还是他。

  “你难道要答应他的无礼要求吗?”

  张洛见薛青不走,心中火大,难道要让薛青在这里陪着那个妖孽不成?

  “他替我娘亲医病,我付诊费,哪里无礼了?”

  薛青不明白了,张洛到底抽什么风,他们都说好了等他醒了就出发去京城的。

  “他一个妖……一个男人,跟你同处一院半年,还说不是无礼要求。”

  张洛的声音很大,吵得薛青直捂耳朵。张洛见了火气更大了。

  “呵呵呵!”陈夙好听的笑声响起,薛青才算放开了被荼毒的耳朵。

  “张大侠是不放心夙,以为夙会对青儿姑娘有所图吧!张大侠误会了,青儿姑娘已经跟我们说清楚了。

  她不过是陪着舍妹而已,如果张大侠不放心,欢迎张大侠一起来小茅屋做客。”

  张洛被那妖孽陈夙坦荡的言语给说愣了,他怎么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咳咳咳!”

  张洛尴尬地咳了两咳,看着那边暗自生气的薛青。这是又把那个小丫头惹毛了。

  看着门口已经收拾好了行囊的洋洋,张洛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灰暗。

  “小姐都收拾好了,陈小神医和陈姑娘的东西也按照吩咐准备好了。”

  薛青看到洋洋心情终于好了一点,张大哥今天让她丢了好大的脸,亏得她还跟陈家兄妹说喜欢这个人,气死她了。

  没有理会张洛,陈家兄妹留了书给神医,便和薛青和洋洋关门而去。

  张洛被遗忘在了那个没有人的角落,他无比悲催的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

  薛青走了,连头都没回一下,洋洋走了,狠狠瞪了他一样,陈夙走了,唇角带着神秘莫测的笑意,那个陈梨花也走了,掩着嘴笑了半天。

  张洛风中凌乱,望着那一行人远去的背影,他是跟还是不跟。

  这还用问吗?

  张洛脚下一点,飞出小茅屋,直奔薛青而去。他就不能离开薛青半步,不过昏迷了一下下而已,怎么什么事情都变了。

  看着飞掠而来的张洛,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理会张洛。大家似乎都预见了这样的结果,默默地一路走出了暮山。

  “哥,我还是第一次出山呢!”

  陈梨花望着那连绵的群山和层层叠叠的树木,那里面有她的家。

  “嗯,爹爹说,你十六岁才可以出山。终于我可以带你出来了。”

  陈夙想起爹爹的话,心中还是隐隐担心。梨儿命数将在十六岁有变,这个变数也许就是今日出山。

  看着在前面又蹦又跳一脸开心的妹妹,陈夙希冀着,梨儿改变的命数会让她拥有幸福快乐的人生。

  暮山,陈氏需要世代守护这里的理由,先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他们只说,如果将来有人进暮山,入老林,那么就一定要阻止。

  陈梨花不会骑马,她只能和陈夙同乘,薛青则依然毫无顾忌地跟张洛同乘。

  张洛见这个丫头在外人面前也豪不忌讳,心中稍稍畅快了些许。

  一路疾行,第四日的清晨,一行人就来到了京都城。

  繁花似锦的京都城让第一次见世面的陈梨花眼花缭乱。她拉着薛青的手问这问那,薛青一一给她解释。

  来到太傅府时,里面和以往一样安静。

  薛夫人被照顾得很好,依然没有苏醒的征兆,也没有恶化的情况。

  薛青见此心中松了一口气,立刻请求陈夙给娘亲诊治。

  不多时,薛太傅和薛玉都到了,看着里面给薛夫人把脉的青年男子两个人都有点发懵。

  这所谓的神医,这么年轻,这么俊俏,这么的妖媚?

  诊过脉,陈夙叹了一口气。回头看到进门来的众人,示意大家换个地方说话。

  “神医,夫人的病……”薛太傅见陈夙迟迟不说话,内心焦急。

  陈夙轻轻摆手,大家都坐好了,等着他回话。

  “这位夫人命真大。中了那样的毒,还能活着的,恐怕只有薛夫人一人了。”

  陈夙看了看众人,众人眼中那种迫切的希望让他倍感压力。

  “这病例夙接了,至于能不能让薛夫人醒过来。现在不好说。”

  “陈神医的意思是?”薛玉看着这个比自己还小的青年人,他的医术能行吗?

  “这位公子神医是家父,公子可叫我陈小神医。夙的意思是,想要夫人醒过来,这条件十分苛刻。如果达不到这个条件,恐怕夫人醒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