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44明日再看

作品:穿越养娃日常|作者:臻善|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2 19:33:52|下载:穿越养娃日常TXT下载
  宝宝今天没有再反复,当妈的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现在宝宝就是流鼻涕比较严重,别的没什么大问题。终于放心一些,但愿明天可以正常更新。保佑保佑。

  让她给宝珠说一个如意佳婿?

  瑾娘闻言从里到外都是拒绝的。

  倒不是宝珠这小姑娘不配有一个如意郎君,而是瑾娘当真没有点亮“说媒”的技能。

  让她给宝珠说亲,姨母是从哪里看出她有保媒拉线的本事的?这么为难她,她真的做不到啊。

  瑾娘张嘴想拒绝,但看着姨母恳切的模样,到嘴的话就变成了,“行吧,我回头寻摸寻摸人选,看能不能找个合适的。”

  沈姨母高兴的应了一声“唉”,还提醒瑾娘,“没有也不妨事,左右现在你舅舅他们已经在京都安居落户。京城又没有人知道宝珠的过往,想来之后要说门得体的亲事,也不会太为难。”

  瑾娘连连点头,却没有应和姨母。

  要给宝珠说上亲事肯定不难,但是自家舅母眼光高了,怕是看不上一般的平民百姓。而若是门第高一些的,宝珠又攀不上……

  瑾娘带着几个小丫头回到徐府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不过一路过来府里头却很安静,瑾娘就纳闷的问身旁的丫鬟,“长洲他们呢,这时候该下课了吧?”

  青穗显然也不清楚状况,就让身边的小丫鬟去打听打听。很快就还有了回复,青穗笑盈盈的和瑾娘说,“大人把几位公子都叫到翠柏苑去考较功课了。据说是午休过后就把人都唤过去了,如今几位公子还没出来。”

  那情况有点不妙啊,总感觉几个小子肯定要被徐二郎削啊。

  瑾娘心中不好的预感得到证实。

  在她进入翠柏苑不久,就看到站在蔷薇花树下背书的小哥俩——长洲和长晖耷拉着脑子,蔫哒哒的捧着书卷,不知道是在背诵还是在周神,反正两人身上都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

  距离两人不远的树干上,长平郁闷的用书盖着脸,不知道在假寐还是在想事情。不过看这模样,肯定也是被惩罚了。

  不过这三个改过的态度不端正啊,看这歪七扭八的,这要是让徐二郎看见了,不得气笑了。

  正想着徐二郎,瑾娘就听到长平“哎呦”怪叫的声音。

  “谁打我,哎呀,疼死小爷了。”

  长平几乎是从树干上跳跃起来的,一边猴一样就摸腿脚,一边蹦跶着躲避聪明某个方向又飞来的一片树叶子。

  不过躲着躲着,长平倏然不敢动了。就连长洲和长晖,此刻也板着小脸,一本正经的拿着书朗声诵读起来。

  瑾娘往书房的方向一看,果不其然就见着徐二郎正站在窗口看向这方,而他的面目表情,不说也罢。虽然看着云淡风轻一样,但是只看长平疼的龇牙咧嘴、面容扭曲,就可想而知对这三人,尤其是长平的慢待,徐二郎这座二叔的心里还是“呵呵”的。

  瑾娘绕过一株茂盛的花树,冲徐二郎摆摆手,他面部表情似乎柔和许多,随即对瑾娘点点头,又回头看向书房中。

  这时候长洲和长晖、长平也看到瑾娘了。

  两小的泪眼巴巴看着娘,可怜的让人恨不能揉一把他们的小脑袋。

  这若是放在以前,瑾娘肯定就下手了。不过如今小子们都被惩罚了,那指定是功课没做好,或是在课业上偷懒了。这时候给他们吃些教训最好,她过去宽慰他们,两人肯定顺杆往上爬,届时指定央求她求情。

  瑾娘才不干这种拖后腿的事儿,所以轻咳一声对青穗说,“长洲和长晖的今晚的鸡腿取消吧。等什么时候改过自新,把功课都赶上来,什么时候再加餐。”

  长洲和长晖如遭雷击,小脸都扭曲了。

  树上传来噗嗤的朗笑,那笑声又像是被捏住了脖子似得,发出低声的呵呵。

  瑾娘看过去,长平乖巧的给她行礼,小声说,“婶婶你回来了啊。长乐,小鱼儿还有小长绮,今天做客怎么样,玩的开心么?”

  三个小姑娘不搭理二哥,正受罚呢还有空和他们说话,爹知道肯定罚的更狠。

  瑾娘竖着眉头,“长平这两天有点上火,荤腥也减半或干脆取消吧。这几天先吃两天清淡的败败火,等什么时候时机成熟了,再吃肉。”

  这个时机成熟什么的,可太戳人心了。

  长平也被捏住了命运的后脖颈,一时间不说话了。

  晚饭时,长洲长晖和长平三个跟鹌鹑一样缩着脑袋吃饭,瑾娘一边给长安和荣哥儿夹菜,一边说,“多吃些,正长身体的时候,什么都用点,被挑食。”

  被惩罚的三人看着瑾娘一会儿剥虾,一会儿夹着红烧肉给长安和荣哥儿,嫉妒使他们面目全非。

  但是不敢反抗,因为爹爹/二叔在上边看着呢。

  好不容易用完晚膳,将几个孩子都打发了,瑾娘才有空问徐二郎到底怎么回事儿,怎么好好的就惩罚孩子了?当真是他们功课不认真不成?

  徐二郎道,“长洲心眼儿多,诱哄长晖为他代写功课。长平这几个月来的功课潦草敷衍,绝大多数都是差评。”

  瑾娘点头,明白了,那几个孩子确实欠收拾,惩罚他们背书哪够啊,让她说,就该给他们关小黑屋,什么时候把功课补上来,什么时候放出去。至于长晖,这孩子不是爱写功课么,那就多写个百八十份,等写够了写吐了,以后就长记性了。

  瑾娘如此一说,徐二郎啼笑皆非的看着她,“你也就嘴上厉害。”

  瑾娘才不认,“小瞧人不是?我虽然宠溺孩子,可什么是为孩子好我也知道。像是长洲和长晖现在年纪还小,咱们做父母的狠抓一些,这些毛病还能改过来。不然真拖到长平这岁数……”

  长平着实不小了,长安都定亲了,他的亲事也该相看起来了。这也就是他们眼看着要离京,贸然之间给他找不到好的,不然这年岁定亲正合适。

  不过长平这厌学的毛病果然是根子里带出来的。即便小时候他改好过,之后几年也都是上进的典范,但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家长的监督护催促,亦或者是因为随着功课的深入,他学的艰难,就懈怠了许多。

  上几次长平还试探的问能不能弃文从武?瑾娘是觉得可以的,不过具体还得问徐二郎。

  她这么想着,就把事情说了。

  “长平功夫不错,这时候进军营年岁也合适。不是我非要孩子换一条路走,而是长平在科举一途上着实没什么心思。你看他这一个暑假碰了几次书本?除非你我特意点名他们兄弟几个去读书,不然长平铁定不碰书本的。十天里他有七天和宿征在外边赛马,这能考中举人才见鬼了。”

  徐二郎显然对长平的情况了若指掌,当即就说,“我今天与宿迁说了长平与宿征的前程,若不出意外,届时让他们两个在骠骑营待几年。”

  “啊?骠骑营?你这不是心血来潮才想这么安排孩子的吧?”徐二郎指定不是现在才有了这想法,毕竟骠骑营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那是直属陛下的部队,为首的将军即便只是正二品,但份量重过六部尚书。

  豪门勋贵世家的主事人,那个不想往骠骑营中塞人?可骠骑营选拔严苛不说,其中的大部分人手都是无父母的孤儿,身上没有牵连,能全身心的奉陛下为主。

  种种情况下,想进入骠骑营真是难如登天。

  而云昭武进了骠骑营,是因为早先那幢“父审子”的案子,他着实冤枉。允文帝是个仁君,有意收买人心的时候,那是谁也逃不过的。于是,云昭武进了骠骑营,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而卫国公府卫思昭的嫡亲兄长卫云翳,如今也在骠骑营,乃是正四品的将军,且不出意外,应该是下一任骠骑营的首领。

  徐二郎隐晦的点了两句,瑾娘恍然大悟后颔首说,“这么说来,将长平安排到骠骑营还不错。”

  孩子想入军营,那就去。可也不是什么军营都好进的。

  尤其长平如今还是没长成的时候,他又有些恣意天真,让他离京是铁定不可的事情。

  早先徐二郎与徐翀说过长平的事儿,那时候有意让长平跟着徐翀南下去江浙水师。徐翀考虑了现实情况后,拒绝了提议。

  江浙水师不好升职,那里也是一滩污水。在有更好的选择的情况下,长平最好不去那里。

  那剩下的就只有京郊大营和辽东军了。

  辽东军……鞭长莫及,不提也罢。京郊大营徐翀也熟识,他也徐二郎商议,可把长平塞到里边练几年。

  但长安突然与卫国公府订了亲,而卫国公府在骠骑营显然更有地位。况且,骠骑营是天子近卫,见陛下的机会远比京郊大营的士兵多,也就是出头的机会多。

  徐二郎道,“我与宿征安排他们去骠骑营。届时云昭武与卫云翳可代为看管一二,长平再想胡闹,有心无力。”

  瑾娘扁了下嘴巴,想跟徐二郎说,你都满意长平的终极愿望了,他高兴都来不及,那里还会胡闹?届时被里边的士兵一打击,指不定发愤图强好生奋起,又那里还有胡闹的心思和时间?

  徐二郎是个行动派,说送长平去骠骑营,第二天就带着长平出去了。

  长安几人听到徐二郎对长平的安排,个个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惊愕又难以置信,不过他们的意见不重要,长平的意见才重要。

  那小子猴儿一样窜上天了,若非二叔的威严实在太盛,他现在恨不能抱着二叔转两圈。

  果然是亲二叔,对他好真不是吹的。

  长平跟着徐二郎出门,长安几人就留在瑾娘这里问详细情况,“二叔怎么想到让长平从军的?”这也太突然了。明明昨天二叔还考较长平的功课,还因为怒其不争冷笑了好几声,甚至罚长平出去背书,背不完晚上不许睡觉。

  讲道理,二叔的话让人不敢反驳和违背,所以昨天回了房间后,长平房间的烛火亮了一整晚。今早他眼下青黑一片,那二叔要求背的书,他确实背下来了。

  这都这么严苛要求长平的学业了,二叔又冷不丁要把长平塞到骠骑营去,这也太突然了。

  二叔真不是想一出是一出么?

  瑾娘简单把徐二郎的动机解释一下,然后长安就不说话了。

  不得不说,骠骑营对于长平来说,许真是一个出路。

  他是长平的大哥,对长平的情况再了解不过。长平能中秀才确实因为有几分才能,但他秉性坐不住,对读书没兴趣,强压着他考科举只能事倍功半。而且指不定什么时候这小子被压迫的很了,就撂挑子不干了。

  反倒是从军,这是那小子一直心心念念的东西。

  这下得偿所愿,但愿以后会有长进。

  长安按捺下对长平的担忧,一颗心却惶惶的没有着落。

  兄弟俩一起长大,他们从未分开过,冷不丁就要分离两个地方,那种感觉跟把自己剖成两半没有分别。

  长安惆怅不已,长乐看得不忍心,就说,“大哥别担心二哥,云家的兄长,还有思昭姐姐的大哥都在骠骑营,他们会关照二哥的。”

  长安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长兄如父,他看顾弟弟早已习惯,人不在跟前了,他总担心他会犯错,会被人带坏,会生病,会挨饿受冻。

  长安明明还只是十六岁的少年,可一颗心却沧桑的跟老父亲似得,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想这么多有些多余,可就是控制不住,一时间也忍不住慨叹。

  更重要的是,母亲的事情……

  但愿吴氏不会主动找上长平。

  长安放下手中的茶盏,和瑾娘说,“婶婶,我先去读书了。过几天书院开学,我想写两篇策论回头让夫子指点一二。”

  “那你快去写吧。也别只找夫子,你二叔如今就在府上,现成的资源你不用,那不浪费了么?”

  长安轻笑,“婶婶说的对,是侄儿把二叔遗漏了。二叔比我们书院的夫子可不差,正经的状元出身,有二叔指点我,我肯定进益更快。”

  瑾娘摆手让长安快去吧,随即将长洲和长晖也打发了。

  两小的魂不守舍,长洲也想去骠骑营。长晖么,他不想写功课了。爹爹太狠心,罚他写几十分功课,他手都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