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四二章 奇怪

作品:乾龙战天|作者:文飘过峰|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02 17:54:39|下载:乾龙战天TXT下载
  “恭喜你,猜对了。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沈云耸耸肩,“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能够吸引混沌兽。”

  袁峰心思电转,略作沉吟,轻轻摇了摇头:“这个套太大了,混沌兽信不信,还在其次。我担心,风声放出去之后,全仙山的修士都被吸引过来了。到时,以混沌兽的心智,拿他们做探路石,是完全可能的。这样一来,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他们从边界杀出重围,一路北上,最终抵达云雾山脉,这一路上,混沌兽也是掺和了进来的。不过,后者明显是有所保留,没有尽全力对付他们。即便是这样,他也能充分感受得到,那是一尊大杀器。并且是堪称尊者的大杀器。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轻易中计?

  袁峰甚至担心,会被混沌兽反设计。

  “混沌兽肯定会这么做。”沈云早有这方面的考虑,“我手边的资料,无一例外,都用了‘机敏’、‘谨慎’之类的词汇来形容混沌兽。我与它的几次接触,也证明了,他确实是个很谨慎的家伙。”说到这里,他禁不住连连摇头,“这性子也不好。比如说,他明明有很多的机会反击我。可是,它谨慎过了头,每一次都被我弄出来的迷招给唬住了,不敢抓住机会反击。但是,下一次,我如果再用相同的招,它就不会再上当,反击又快又狠,敏锐之极。我摸清了它的这个脾性后,每回设计它,都要想破脑换新招。”

  “所以,这一回,你打算给它搞个大阵式?这是终极的?”袁峰闻言,担心去掉了一大半。他很清楚混沌兽有多厉害。以他现在的修为来说,绝对是恐怖级别的存在。但是,他更相信云弟。后者行事稳得很,从来不打完全没有胜算的仗。

  这么想着,他心里的担忧却掉了一大半,甚至还生出几分雀跃来。

  明白自己的真实感受之后,他的担忧又瞬间减少了许多,所有的雀跃全化成了蓬勃的战意——与混沌兽这样的存在干仗,好期待!

  沈云自然是感觉到了他的战意,心里亦油然而生冲天的豪情来。

  这就是我的伙伴!

  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总是一如既往的信任和支持我,同生死,共进退。

  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必须来个终极的了。”他从心底里笑了出来,指着自己的头,叹道,“混沌兽聪明得很。对付它的法子只能用一次。每每想个法子出来坑它一次,我不知道要挠掉多少头发。再不想个大阵式出来,把这尊大凶神‘送走’,我怕我会未老先衰,早晚变成秃头癞子。”

  “老掉头发啊?”袁峰一本正经的点头,“那确实是要将它早些打发了。真变成秃头癞子,会把媳妇吓跑滴……”说到这里,他象是才突然想起来一样,哈哈大笑,“哦,差点忘了。你还没媳妇呢。你真不急啊?你姐可着急了,在家里没少跟我发牢骚。说我这做姐夫的不称职,一点也不关心你。”

  好吧,他就是故意的。谁叫这家伙事先连个招呼也不打,便把他的媳妇派去了边界。与之相比,他只是逮着机会,笑话这家伙连对钱师妹表白的勇气也没有,只知道暗搓搓的担心“未老先衰”,真的很厚道了。

  又来!沈云赶紧的强行将话题拉回去:“混沌兽一心想着回上界去,所以,我寻思着,它再怎么不相信,也不会轻易放过任何可能的机会。”

  袁峰在心底里哀叹:真是拿这家伙没办法啊!

  与讨点利息相比,这个话题更得他的心,简直就是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

  他翻了一个怪眼,也迅速回到正题上来:“说罢,你是怎么打算的?”

  玩笑归玩笑。其实,他的心里也在打着飞转思考着如何才能做到,既钓到混沌兽,又尽可能少的引起仙山其他修士的注意力,从而避免修士们象飞蛾扑火一般的上赶着被混沌兽利用,成为后者的探路石。

  可是,这个问题哪是一下两下就能想出解决之法来的?

  是以,他决定先听一听云弟的总体设计——他很了解云弟。眼下这种状态,不要去奢想云弟已经拿出了确切的方案。后者能有了清晰的思路,构建起了总体设计,已经很不错了。

  果不其然,沈云点头道:“我是这么想的……”

  听到如此开头,袁峰心知自己猜对了。于是,听得越发认真。因为云弟跟他讨论思路,就是想听听他的意见,与他一道商量,推敲诸多细节。

  两人凑在一起讨论,越说越投入,不知不觉的,外面的天完全黑了,屋子里,落桑珠自己亮了起来,发出柔和的光芒。两人却完全没有察觉。

  “这是……主院的饭盒。又给门主大人送晚饭啊?”祁长老去大厨房送还碗筷,恰好看到一名弟子提着大漆盒往外走。

  “祁长老,你是怎么区分出来的?”送饭的弟子惊讶极了,“我看着都是一个样呢。”

  抵达新营区后,大厨房新近置办了一批器物。其中就包括了二十个送饭的大漆盒。每一个的外形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里边。

  新漆盒下来后,总管事在里面的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用墨汁画了不同的小图案,做标记,说,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防着点儿。所有的漆盒都是一模一样的凡物,里头的饭菜也不是秘密,这就意味着,稍微用点心,就能将漆盒连同饭菜一起,在半道上给调换了去。所以,这些记号,是大厨房的秘密,任何人不得外传。

  现在,祁长老居然没有看藏在漆盒里头的隐秘记号,单单从外面就能一眼认出来是给主院送饭的漆盒,这名弟子顿时心里慌慌——不好,秘密被泄露了……

  没有多想,他立刻向祁长老求证。

  祁长老指着漆盒,笑道:“这个很好辨认啊。门主大人不会亲自过来吃饭。他那边的一日三餐,都是你们用漆盒送过去的。所以,这一批新做的漆盒,就属他院里的用得最勤。凡物易磨损,你看,是不是这只漆盒最显旧?”

  弟子呵呵笑道:“原来是这样啊。祁长老好眼力。”

  祁长老摆摆手:“这算得什么好眼力!倒是我想问一下,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才给主院送饭过去呢?都快过饭点了。”

  “哦,是门主大人中午吩咐的,说今天的晚饭稍微慢一点送过去。”弟子分辩道,“门主大人时常有吩咐,不一定是在饭点吃饭。”

  祁长老笑道,“原来是门主大人特意吩咐的。是我说错了。抱歉。”

  “没事,祁长老言重了。”

  “行,你快些送过去罢。莫要再耽搁了。”

  “是。”

  两人都是有说有笑的。殊不知,一转过身来,两人脸上的笑容都在刹那间消失了。但两人都是该去哪里,就去哪里,脚下不见一星半点的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