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28、第 128 章

作品:肆意人生[快穿]|作者:home毒步天下|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6 00:30:42|下载:肆意人生[快穿]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青柠很满意这次的任务,只是在接受完记忆后, 她睁开眼, 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拨打了原主爸爸的电话。

  在她的记忆里, 就是她昏迷的这段时间,时镜诚出车祸,若是可以避免, 也许这几个极品不需要她。

  只是很遗憾,她拨打过去,那边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而原主记忆里并没有时镜诚是在哪里出车祸的。

  苏依依和阎芳以及苏振国三人不知何时进来了,此时都看着她, 面色茫然。

  苏依依那保养得如同少女一般的脸蛋满是疑惑:“青柠,你怎么了?”

  青柠扯了扯唇角,看了眼她,没有说话,微抿着唇*瓣, 继续打电话。

  电话没有通,让她脸色更为严肃。

  苏依依一怔,不知为何,刚刚女儿那轻飘飘的一眼,她却觉得似乎看见丈夫对着下属的神色。

  她有些委屈的低头,想说些什么,忽然苏依依的手机响了, 一看是时镜诚的电话,立马接起来:“喂!”

  电话声音有些大,他们这几人挨得近,直接就听见了:“你好,请问是时镜诚的妻子吗?”

  “是的,我是!”苏依依脸色微变,赶紧回答。

  “我们是xx医院,您丈夫出车祸现在刚被送到医院,我们已经进行抢救,希望您赶紧过来一趟……”

  “咣当!”一声,手机掉在地上,苏依依两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脸色惨白惶恐。

  阎芳和苏振国两人也都脸色大变,捂着心口颤声道:“这、这可怎么办啊!”

  “过去找人呐!”青柠沉声道,撑着身体站起来,脑袋一阵发晕,然而心脏也跳动得有些难受。

  原主身体本就不好,刚刚听见这个消息,她还是本能的难受,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闷闷的疼,到底是她这个身体的父亲,她捡起手机,保持着清醒问:“你好,我是他女儿,请问时镜诚先生是在哪一层?”

  “目前在急诊部x楼,手术还在继续,估计一两个小时结束不了……”

  “好。”挂了电话,青柠对那三个一头雾水的人道:“收拾点用得到的东西,去医院。”

  “对、对!”几人忙点头。

  阎芳慌张道:“我去拿衣服带过去。”然后一个转身,见苏振国站着不动,不高兴道:“老头子,你赶紧帮忙啊!”

  “哦哦!”苏振国赶紧跟在她身后。

  而苏依依还瘫坐在地上,魂不守舍。

  青柠揉了揉太阳穴,缓过来后,便冷着脸穿鞋。

  不过一两分钟,都准备好了,阎芳和苏振国一起去将还在无助哭泣的女人扶起来。

  只是苏依依就像是整个人失魂了,一动不动,跟个娃娃一样,只是谁家娃娃小一百斤?这两个老人拉不动,急得冒汗的哄道:“依依,快起来,别闹了,你倒下了家里怎么办呀?还有青熙、青彦得你看着啊!”

  苏依依依旧默默垂泪,摇着头,像是无法接受这个现状,低喃道:“不可能的,阿城不会出事的,不会的……”

  那声音低哀,听得阎芳也哭了,就差跟她一起抱头痛哭。

  青柠等了两秒,见她还不动,沉声道:“既然这样,就让她在屋里吧。”说完开门出去。

  “可……”阎芳下意识想要反驳,自家闺女怎么能在外头呢。

  可是青柠已经出去了。

  女婿现在生死未卜,相比较下,苏振国和阎芳对视一眼,还是放下女儿,先去看女婿。

  只是当他们放下了,苏依依这才急了,忙擦擦眼泪爬起来:“我去我去!”

  已经在等电梯的青柠听见这动静,低嗤一声,早这样不好了?非要作?

  原主这个母亲就是典型的惯出来的公主病,作得一批。

  若是有钱有势的时候,作一点无妨,可是现在都这样了,谁有功夫伺*候她?

  青柠也不等他们,电梯来了,直接进去按了一楼,由着苏振国先挤进来。

  他们身上没钱,没了孙女,也许得走出去。

  时镜诚出门急,根本没时间叮嘱他们,尤其是现在时代变化太快,年纪大了,很容易跟不上。

  而苏依依飞快跑出来时,脑袋还撞上门上,委屈得直哭:“呜呜,妈,好疼……”

  阎芳给她揉着额头,苏振国责备的看向青柠:“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就不能等等你*妈啊?”

  青柠一直撘耸的眼皮这才抬起来,直视苏振国,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这么冷冷的看着。

  刚接收完记忆,她的情绪还被原主影响着,正难受时,也没了一贯挂在嘴角的浅笑,显得十分有距离感。

  苏振国哑火,沉默两秒,别看眼睛。

  苏依依没发现这边的短暂交锋,被亲妈哄了一下,生气道:“青柠,你太不懂事了!”

  青柠不吭声。

  这一切的悲剧都是她造成的,对于其他人,原主的怨气反而没有对苏依依的多,毕竟阎芳和苏振国都只是她的外公外婆,父母生了孩子就要养,但外公外婆却是没有这个义务的。

  因此她最多只是冷淡一点。

  他们心中最重视的人是苏依依,那青柠最重视的人,便是自己,没人爱原主不要紧,她来爱。

  见青柠不回嘴,苏依依冷哼一声,眼睛还红着,跟个小孩子一样,这番做派,若是时镜诚,定会心疼,但此时,阎芳和苏振国两人都着急时镜诚,青柠完全不理会,一时间竟然没人理她。

  电梯里气氛瞬间沉默下来,除了青柠,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沉重。

  从十二楼下来,到了一楼,青柠便径直往外走。

  另外三人在后面跟着。

  原主这个月的钱还没打回去,身上还是有钱的,直接打车。

  她坐在副驾驶,身后三人自动跟上来,青柠微微偏头,声音清冷对司机道:“xx医院,麻烦快一点,谢谢。”

  “好勒!”司机点头,一踩油门,车子冲出去。

  身后坐着的三人面面相觑,不知为何,他们觉得此事的青柠,有些像处理公事的时镜诚,冷静淡漠到让人心慌。

  因为时镜诚的冷漠,从不对着家人。

  苏依依从后面偷瞄了一下女儿,两手下意识紧握,有些害怕,但心中的担忧却在见到女儿这样子后,莫名少了些。

  *****

  来的时间有些不凑巧,青柠很匆忙,甚至连杯水都没喝,现在喉咙干得有些难受,也没时间看一下自己长什么样子。

  直到坐在车上,青柠看了眼后视镜,不过一眼,瞬间安心了。

  还是熟悉的样子。

  不过这张脸蛋上显露出来的色彩,一看便是身体不怎么好的,五官继承了苏依依这个女主和时镜城男主的基因,越发精致漂亮,但因长期劳累,脸上看不见多少肉,消瘦得有些吓人,凌厉严肃之色更加凸显了。

  青柠揉了揉额头,原主身体比她想象中更加虚弱,唇*瓣没了口红,都没了血色。

  司机开车时还瞥了她一眼,以为是她生病了,绷着神经更加小心又快速的开车。

  二十分钟后,车子终于到了医院门口。

  青柠给了钱,直接下车,完全不管身后几人。

  苏依依坐在外面,先一步下来,等着父母,他们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动作慢了些,见女儿一眨眼走了老远,立马喊着她:“青柠,你过来帮你奶奶提东西啊!”

  时镜诚是个孤儿,因此虽然青柠姓时,但她依旧叫苏振国和阎芳爷爷奶奶,就跟他们是时镜诚的爸爸妈妈一样。

  自从醒来,就对她没什么好脸色的青柠忽然转头,打量他们一眼,冷笑道:“家里都成这样了,你还不能懂事么?自己身体健康两手空空,还让我提东西?”

  苏依依脸色顿时不好了,委屈道:“我是你*妈!你就该听我的!”

  “我身体不舒服,不能累着。”说完,青柠继续往前走。

  苏依依愤愤跺脚,那还如同年轻女孩的白*嫩脸蛋气得通红,却也没想着自己去拿一下。

  阎芳将东西抱着下来,又拉着苏振国下来,才对女儿道:“算了,别闹了,现在就青柠能管事了,你别气她。”

  苏依依瘪嘴:“可是她怎么能这样?我是她妈!”

  阎芳一滞,想说青柠说的没错啊,可又不舍得反驳女儿,只好哄道:“好了,我提得动,走吧走吧,镜诚要紧……”

  千哄万哄,苏依依这才不说什么,跟着父母一起进去。

  因为住院的不是她真正的父亲,青柠很冷静的先去看了眼,就让阎芳他们在手术门口等着,自己拿着时镜诚的身份证将住院费先交了,随后和等在那里的交警以及肇事司机了解情况。

  值得庆幸,责任不在时镜诚,而在对方,两方都有保险。

  现在什么都挺方便的,青柠直接在专门的app上申请索赔,只是肇事司机没什么钱。

  上辈子的原主在这个时候还在昏迷,苏依依带着阎芳夫妻俩过来,三个人什么都不动,苏依依一听人家哭着说没钱,就说不要他赔,保险公司那边也不知道联系,抢救后商量手术没钱。

  等青柠恢复过来,托着病体去要钱,才将时镜诚的手术做了,但因为时间拖了一阵,他的腿没能彻底恢复,往后一辈子都要做轮椅。

  这一次她及时醒来,搞定所有事,剩下的就看天命吧。

  哪怕这身体的亲人这么坑,可是即使再恨,原主也没想着不赡养他们,现在赡养他们的是青柠,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

  将所有事情忙完,青柠脑袋又一阵发晕,心脏狂跳到让她难受,只能勉强扶墙站着。

  苏依依还紧张的坐在走廊长椅上哭泣,阎芳和苏振国看着手术室门口,没人注意到她。

  不,还是有人的。

  最后走的交警正要离开,看着她这样子,提醒道:“小姑娘,你看着很不舒服,正好在医院,去挂个号检查一下吧,现在年轻人好多熬夜加班工作出事的。”

  “嗯,谢谢。”青柠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等交警走后,脑袋不那么晕了,便自己去楼下门诊挂号。

  离开走廊时,还听见苏依依抱着阎芳哭道:“妈,要是镜诚真的出事了怎么办啊,呜呜,我看见他们拍的照片好多血!”

  阎芳柔声安慰:“没事的,一定没事的,咱们家依依从小运气就好,镜诚肯定也不会有事的,不然谁来照顾我们依依?”

  没人关注她,还不如一个陌生人。

  ……

  时镜诚主要伤到的是两条腿,上半身因为安全气囊只有脸颊那里有玻璃裂开时的刮伤,并不严重。

  因此做完手术,麻醉过后,时镜诚就醒过来了。

  青柠拿到检查结果,恰好是医生下班前的一秒,也算是幸运了。

  她向护士询问了时镜诚的病房号,径直过去,才在门口就听见苏依依的告状声:“老公,青柠今天太过分了!她欺负我!你待会儿可要教训她!”

  宠妻如命的时镜诚露出宠溺的笑容,哪怕身上背负着巨债,也从不对她说一点,柔声道:“好,待会儿我就教训她。”

  “老公,你真好~~~”苏依依感动的握着他的手。

  阎芳和苏振国习以为常,在病房里忙碌。

  此时他们已经没钱住单人间,住的是三人间,屋子里还有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一个大爷似乎很不能理解,嘟*囔了一句:“你们这也太不像话了。”

  面对其他人,时镜诚的声音清冷了许多:“这是我的家事,不劳费心。”

  大爷气的哼了一声,不说话。

  青柠听到这,推开门进去,面色冷静。

  中间床位的两人说话声顿时一静,苏依依皱眉道:“青柠,你爸爸都这样了,居然还跑出去!有什么事比你爸爸更重要?”

  时镜诚扬起淡笑,喊了一声,略有些严肃道:“青柠,听说你凶你*妈妈了?这可不对。”

  青柠神色同样淡漠,与苏依依同出一辙的大眼睛却是完全不同的风采,声音清冷硬邦邦道:“我的事自然比他的事更重要了。”又看着时镜诚:“我没凶她,说话就是这样子的,真觉得不对,我以后一句话都不跟她说行了吧?”

  “你——”苏依依眼眸瞪大,没想到女儿会这样说,一时间红了眼,然而见女儿这样冷漠的样子,心中一怯,又不敢反驳。

  时镜诚一哽,眉头皱起来。

  他是属于冷硬俊朗的大帅哥,曾经在商场凶狠霸道,让不少人闻风丧胆的,对着家人要柔和很多,但此时浓眉蹙起,却也有些吓人。

  时镜诚看着青柠,沉声道:“青柠,家里都成这样了,别闹!”

  青柠将手中的病历丢到床上,下巴微抬:“自己看了再说我闹没闹。”

  除了前两天公司宣布破产,被人接手时,还没人这样对他说话,时镜诚沉着脸,但还是将病历拿起来。

  他以为这是自己的,谁知一看名字,时青柠,心头一突。

  病历里夹着检查的结果,时镜诚看完,脸色大变:“心律不齐?脑供血不足?脑部照影出一个阴影?低血糖?你年纪轻轻,怎么会这样?”

  这几样听着很简单,然而第一样便是实际上是现代年轻人高强度工作很容易得的一种病,轻者感心悸,头晕,重者可晕厥猝死,现代社会,频频有年轻人因为这个病而猝死。

  阎芳和苏振国也震惊的看着她,眼中立马带上了疼惜:“你这孩子也病了?镜诚,这个什么心律不齐严重吗?”

  苏依依也不委屈了,直接愣在那里,仿佛受了很大的冲击。

  青柠绷着脸说:“我还有胃病呢,往后看呀,还有检查单没看呢,因为你们跟我叫穷,我当然得省着点用了,一个礼拜五十块钱,学校不包食宿,我没有申请助学金补助,就这么有一餐没一餐的吃着,胃病就是那个时候得的。”

  时镜诚脸色微变,声音都有些无力:“你不是在食堂打工么?”

  “你是真的无知还是故意的?我高中时还没成年,学校会让我打工?”青柠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继续说:“……我大学好不容易交个男朋友,你们骗我说外婆身体出问题,需要十万元,我急着弄钱,做错事,甩了当时的男朋友,和一个富二代在一起,把钱给你们了,结果富二代走了,我想还他钱,只能拼命工作……”

  时镜诚脸白了,放在被子上的手紧紧握拳,呼吸变得急促:“我把钱给了他,让他离开的!你不欠他的!”

  青柠嗤笑道:“那你跟我说了吗?我就问你跟我说了吗?谁能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外公外婆,两个弟弟出行有司机,衣服穿的定制款,资产好几个亿,可是我却穷的得了胃病,为了赚钱,拼命的工作几次差点猝死?” 幻月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