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0章 鬼啊(棒读)

作品: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作者:仙舟|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8-27 21:11:48|下载: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TXT下载
  这处房间,似乎是老板的办公室。靠内还有一个门,里面大概是卧室。

  办公室中间的地板上,横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胸口完全没有起伏,看上去已经没气了。

  而在尸体旁边,一个瘦骨嶙峋,衣衫褴褛的男人提着一把刀,背对门口,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白石心里一咯噔,飞速看了一眼福尔摩斯之旅的相关任务。

  结果任务非但没失败。

  反而直接完成了。

  “?”

  在白石的注视下,一条新任务刷新出来

  【解放怨念缠身的游魂】

  “……”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先把那位提刀的大哥放倒,总是没错的吧。

  想到这,白石合拢的手微微一甩,麻醉弹无声的划过一道抛物线,咔擦碎在提刀的人脚边。

  对方不知道是饿的还是累的,反应有些迟钝。

  等回过神想跑,人已经手脚发软的倒在了地上。

  白石绕开麻醉弹波及到的领域,小心走进屋。

  地上尸体的脸朝着窗户那边。

  白石绕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结果认出这是一个叫十户研人的中年人——今天晚上刚在大厅里见过,他也是来参加福尔摩斯之旅的。

  看了几眼,白石的目光很快被另一样东西吸引了。

  ——宽敞的办公桌后面,有一个半透明的人蹲在那,正低头看着地上的另一个人。

  来这个世界这么多天,白石早就已经过了看到鬼会呼吸一滞的阶段。

  他面色如常的走过去。

  办公桌后那个眯眯眼,鼻子很大的中年男人……不对,男鬼,听到动静,回过头看了白石一眼。

  然后他指了指地上倒着的金谷老板“他好像心脏病犯了。”

  白石低下头,看向桌边落着的一个小药瓶。

  结合之前听到的动静,可能是金谷老板看到杀人的一幕,被吓着了?

  白石捡起药,研究了一下说明,试探着往老板嘴边放了一粒。

  这位胖老板可能是命不当绝,也可能是求生欲过强,竟然还真迷糊的把药吃进去了。

  老板的心跳还算正常,脸色也慢慢恢复过来,看上去是成功苟住了。

  白石又推了他一把,让他平躺在地上。

  刚才进屋的时候,白石瞥见房间一角装有一只摄像头。

  他对这类东西比较敏感,毕竟这关系到大多系统道具能不能正常使用。

  因此,保险起见,白石的视线始终没在鬼身上停留。

  聊天栏里有一栏近聊。

  做简单急救的时候,白石用身体挡住手,往近聊栏里戳了几个字。

  周围没有传出奇怪的声响,只有那个长相古板的鬼能听到白石想说的话

  “什么情况?”

  ……

  死在办公室里的户十研人,虽然的确是个福尔摩斯迷,但他今天不是来拿奖品的,他是来杀人的。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杀完人后,奖品他也想顺手捞走。

  杀意的诞生,其实很简单。

  ——金谷老板和今天来参加福尔摩斯之旅的藤泽俊明合作,出版过一本名为《艾琳亚德拉的嘲笑》的书。

  户十研人看到这书,气得火冒三丈。在他看来,艾琳不可能嘲笑福尔摩斯,这完全是对福尔摩斯系列丛书的亵渎。

  所以他想来鲨了这两个让人物ooc的混蛋,并且准备了两起精妙的手法。

  只是,来到这个房间,对金谷老板细数了他的罪证,正准备动手杀人时,侧门忽然闯进来一个正在逃亡的杀人犯。

  沼渊己一郎被关在山上饿了几天,精神不太正常。

  他本来想走楼梯,绕过这一间开着灯的房间。

  谁知没等转弯,屋里忽然传来了户十研人的说话声。

  他呆滞的听了两秒,忽然疯了似的扑进来,把人杀掉了。

  金谷老板心惊肉跳的看着这一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杀人犯拔出菜刀,阴冷的视线射向他后,金谷老板的惊吓值飙过临界点,他捂着胸口猝然倒下,连急救药都没来得及塞到嘴里。

  ……

  “户十研人正好也是我的目标之一,没想到运气不错,他们直接碰上了。”鬼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说着,他赶时间似的飘向尸体。

  白石有些疑惑的站起身,假装到办公桌上找湿巾,用余光偷瞄。

  就见那只鬼来到户十研人旁边,从尸体里拽出一团惊恐的魂,团一团嫌弃的塞进嘴里,吃了。

  “……”

  吃完他打了一个嗝,整只鬼看上去膨胀了很多。鬼一低头,咕叽咕叽钻进了被麻翻的沼渊己一郎体内,然后操控着身体站了起来。

  白石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准备按道具快捷键。

  这鬼……

  好像比以前见过的,都要凶一些?

  q版助手检测到了杀气,它从还没关闭的光屏角落探出头,正经严肃的举起对话气泡

  [顾客都是上帝]

  “……”我就看看,我又不真打。白石重新看向“沼渊己一郎”。

  “沼渊己一郎”已经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把小刀。

  鬼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看上去没少来闲逛。

  “沼渊己一郎”一边把刀喀哒喀哒的推开,一边用后脑勺对着监控,提醒白石“这个办公室里只有摄像头,防贼用的。没安窃听器,你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说。“

  白石想说的,那可真是太多了。

  他完全不知道一个普普通通的救人任务,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像鬼片。

  他装作警惕,其实也真有点警惕的退了几步,让摄像头拍不到自己的嘴“你要委托的任务很长,很麻烦?我记得你刚才说,他俩是你的目标之一。”

  “是啊,一共有六个人,还剩四个。”“沼渊己一郎”翻找出户十研人口袋里的钱包,把它摆放在尸体心口,然后狠狠一刀扎穿。

  白石看着他的动作,略微一怔。

  等等。

  这钱心相印的杀人标志,再加上这个头发偏长,长相奇特的杀人犯……

  白石好像知道是哪一件案子了。

  算一算,要花的时间好像确实不算太短。

  眼看着鬼完成对钱包和心脏的穿刺,打算搞定收工,白石连忙阻止“等等,你先别脱马甲,详情出去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