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41章 甜佔很甜

作品:佔有姜西|作者:鱼不语|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7 04:11:03|下载:佔有姜西TXT下载
  闵姜西回汉城的第三天早上,准确的说,是凌晨,她睡得不沉,隐约听见客厅里有动静,把秦佔的胳膊从腰间拿开,她下床往外走,房门打开,瞧见闵婕和江悦庭正蹑手蹑脚的准备往主卧方向走。

  她叫了声:“江叔叔。”

  霎时,江悦庭和闵婕同时转头看来,闵姜西关门往外走,江悦庭轻声说:“这么早就醒了,我们吵到你了吗?”

  闵姜西说:“没有,我自己醒的,你们怎么回来了?”

  闵婕高兴的说:“我没事了,医生让我办出院手续。”

  闵姜西眼带打量,不确信,江悦庭掏出检查单和出院单,“一切正常,医生也说不用过分紧张,你小姨和宝宝都很好。”

  闵姜西低头看a4纸上的报告,身后房门打开,闵婕勾起唇角,“阿佔。”

  秦佔在深城时,睡觉就差全光,来汉城时闵姜西特意给他带了几套保守的睡衣,此时他穿着长衣长裤,微笑着叫道:“小姨,小姨夫。”

  江悦庭颔首,秦佔来到闵姜西身边,闵姜西一目十行的扫着,中途道:“脐带绕颈一周,医生怎么说?”

  闵婕道:“正常,很多人都有。”

  秦佔还有点迷糊,自顾道:“都一个礼拜了,您应该早点跟我们说,我跟姜西随时都能回来。”

  闵婕一懵,闵姜西侧头看向秦佔,“你知道脐带绕颈一周是什么意思吗?”

  秦佔回视闵姜西,顿了顿,说:“不是缠到脖子一个礼拜了吗?”

  此话一出,闵婕当即没忍住笑出声,江悦庭和闵姜西也在笑,秦佔左右看了看,最后又看向闵姜西,“别笑了,什么意思?”

  闵姜西不答反问:“那脐带绕颈两周呢?被缠了两个礼拜?”

  闵婕乐不可支,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扶着江悦庭,秦佔在群嘲中自食其力,突然悟出了什么,出声道:“是指饶了一圈的意思吗?”

  闵婕点点头,“哎呦……我的肚子。”

  闵姜西轻轻搭着闵婕的肚子,出声道:“你别笑得这么卖力,不给宝宝面子,还不给我男朋友面子?”

  闵婕说:“阿佔怎么这么可爱,缠了一周……哎呦……”

  她笑得说不出来话,秦佔开口道:“我一直都这么单纯。”

  闵姜西无情戳穿,“是谁张口闭口总说常识来着?”

  秦佔说:“有些是常识,有些是冷知识,我要什么都懂,你不怀疑我在妇产科工作过?”

  闵姜西一本正经的开玩笑,“我只会怀疑你可能结过婚。”

  几人站在客厅中说了会儿话,闵婕主动道:“时间还早,你们快点回去休息,不用起早给我准备早餐,我要吃什么,你江叔叔会给我准备,我们一起吃中饭。”

  相互打了招呼,大家各自回房里,房门关上,秦佔问:“小姨各项检查都正常吗?”

  闵姜西应声:“除了脐带绕颈一个礼拜。”

  秦佔故意绷着脸斜眼看她,闵姜西忍俊不禁,抬手捧住他的脸,仰头说:“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就是觉得…你真可爱。”

  秦佔站着不说话,闵姜西又扯了扯他的睡衣领口,憋着笑道:“扣子都系窜了,这么着急出来干什么?”

  秦佔低头一看,果然,衣摆一面长一面短,整体系窜了,他不情不愿的道:“谁让你不给我拿套头的。”

  闵姜西说:“套头的哪有这种可爱。”

  秦佔睨着她,低声道:“给我解开。”

  闵姜西二话不说,乖乖的帮他一颗一颗的解开,她是从下往上,刚刚露出腹肌,闵姜西就光明正大的伸手摸了摸,“不知道是不是年纪越来越大的缘故,以前看人都只看脸,现在眼睛不受控制的往下看,怪不得网上会冒出那句,我只是馋你的身子。”

  后来秦佔将她压在床上,拿着她的手臂缠到自己腰间,低声道:“说的我好像中看不中用一样。”

  中,当然中用,闵姜西躲在被子里,还要伸手捂住嘴,她没告诉秦佔,八成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以前她看秦佔,只觉得个子高,长得挺好,身材也挺好,人品也挺好,就是什么都挑不出毛病,但也没觉得神仙下凡,但她现在怎么看,秦佔都是好得不要不要的,明明亲密的不能再亲密,她还是觉得不够,拽下秦佔的脖颈,扬着下巴主动吻他。

  秦佔也不傻,一抽空就得意,“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

  闵姜西懒洋洋的问:“何出此言?”

  秦佔说:“我感觉到了,你比以前更喜欢我,但比起我喜欢你还差了点。”

  闵姜西马上抓到漏洞,“那只能说明你对我的感情一点增长都没有,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秦佔快中带稳的回道:“我对你的喜欢是从九十分往一百分迈进,你是从七十分往八十分迈进,你比我永远差了点。”

  闵姜西侧头,眸子微挑,“你对我的喜欢,竟然不是一百分?”

  秦佔意料之中,“我就知道你会卡我这点,我很诚实,有一说一,刚喜欢你的时候,我以为那就是一百分,后来才知道,跟现在相比,那时顶多算九十分,你呢,你敢诚实的说,你当时喜欢我是多少分?”

  闵姜西道:“跟现在比起来,那时候是零分,我现在喜欢你一万分。”

  她总是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哪怕是情话,都能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秦佔想找她的茬,偏偏唇角不受控制的上扬。

  闵姜西说:“想笑就笑,憋坏了怎么办?”

  秦佔确实憋得慌,这几天因为闵婕的事,闵姜西心情始终不大好,白天早起,晚上熬夜,根本无暇多想,也是今天看见闵婕出院,才把心放下,两人都素了好几天,聊着聊着,就变成了撩,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拍即合。

  连续密集的运动过后,两人靠在一起睡得很沉,等到闵姜西再睁眼,是隐约听见手机在响,伸手拿起床头柜处的手机,上面有几条刚发来的微信,点开一看,是江东找她。

  【你还在汉城吗?】

  【看见找我。】

  闵姜西微微眯着视线,回复道:【我在汉城。】

  不多时,江东说:【出来,请我吃饭。】